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被发现

  她看到他们锅里的食物,很简单用来充饥的速食,只是没什么营养。她想了想,乘他们不注意,用勺子偷偷舀了一口,放嘴里尝。

  然后一脸苦瓜,难吃……

  她的小动作没人发现,小哥乘了一份面不改色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看着地图,他指了指地图上一个画了那狐狸怪脸的地方,“我们现在肯定是在这里。”

  他们全部都凑过去,他接着说:“这里是祭祀的地方,下面是应该是祭祀台,陪葬的祭祀可能就在这下面。”

  吴三省蹲到地上,摸起一把土,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摇摇头,又走了几步,又摸了一把,“埋的太深了,得下几铲看看。”

  他们把螺纹钢管接起来,把铲头接上,吴三省用脚在地上踩出几个印子,示意这里就是下铲的位置,大奎先把铲头固定,然后用短柄锤子开始下铲,吴三省就把一只手搭在钢管上,感觉下面的情况,一共敲上13节的时候,吴三省突然说:“有了!”

  接着把钢管慢慢往上拔,带出了带血的泥土,几人一看脸都白了。

  这操作溜啊,凌双瞧着泥土,果然血红血红的,就是不知道是土质的原因还是真的夹杂了血液。不过,那这地底下危机四伏是肯定的。

  接着他们抄起家伙开始挖洞,大奎力气大,很快就挖了七八米深。她跟在几人几步之远外钻进了洞里,洞之后是条甬道,墙壁都是青砖做的,几乎没什么光线,黑乎乎的,带着常年黑暗潮湿的阴森。

  走在最后一个的坏处就是不知道后面有没有鬼跟着自己,总觉得脖子有嗖嗖的凉意。不过想到这里是没有鬼神的存在,也就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了。

  没走多远,前面的路被一堵墙给挡住了,大奎想直接敲墙被小哥按住了,眼神极其锐利,“什么都别碰!”

  把大奎吓一跳。

  然后小哥用他那比常人长了一些的手指在青砖的缝上摸了摸,最后给几人解释这墙里有防盗夹层,不能往里推,只能往外拿。

  潘子有点怀疑他的说法,说这墙连缝隙都没有怎么往外拿。就见小哥手指一发力,那奇长的手指便插入了墙里,往外拿了一块砖。看得几人差点惊掉了下巴。

  凌双也眼睛亮了亮,传说中的张家绝技啊,电视上见和现场见体验感差多了。她盯着他超长的手指瞧,移不开目光。

  小哥动作干脆利索,拿掉砖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针管子插入中间的夹层,硫酸化成液体顺着管子流入地上的凹槽中。

  走过了墙的后面,是一个墓室,吴邪他们打了好几个火折子,扔了个长明灯,才隐约看清墓室里的情况。她扫了扫四周,这地上是整块的石板,上面刻满了古文字,这些石板呈类似八卦的排列方式,越外面的越大,在中间的越小,这墓穴的四周是八座长明灯,当然已经灭了,墓穴中间放着一只四足方鼎,鼎上面的墓顶上刻着日月星辰,而墓室的南边,正对着我们的地方,放着一口石棺,石棺后面是一条走道,似乎是向下的走向,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的。

  吴三省探头进去闻了闻,然后招了招手,几人一个接一个的钻了进去。

  吴三省看着地上的字,对小哥说:“小哥,你看看这个些字,看看能不能看出这里葬的是什么人?”

  小哥看向地上摇摇头,也没说什么。

  凌双看了几眼没有看懂,便没再看了。她的目光一直追随小哥,久别重逢,即使没什么过多的神情变化,但她就是觉得怎么都看不够。

  那边的潘子跳进了鼎里,她知道血尸剧情要开始了,却是没有阻止。

  吴三省见潘子的动作喝了一声,“别胡闹,快出来!”

  一直注意着小哥的她发现他的脸有些白了,视线一转死死盯着那石棺,说明这事态的严重,连他都没有把握。此刻大家都感觉到不对劲了,默契般地安静了下来。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咯咯”,吴邪几人顿时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凌双看到小哥神情严肃,嘴中不断发出非人类语言,紧紧盯着那棺材,好像是在与里头的血尸对话。

  她在他和石棺中来回瞧着,心中升起怪异感。灵界倒是有种邪修,专攻于控制尸体,做成尸鬼为他们战斗,那些尸鬼不死也不怕疼,可怕的很。尸鬼和主人之间有种独特的语言,她之前很倒霉遇到过,听到过他们的交流。

  现在小哥对血尸说的什么,有点相似,但是她听不懂,不知道什么名堂。

  这时,那石棺的盖子震动了几下,不停抖动着,然后石棺里发出一阵令人不寒而战的声音,有点像蛙叫。这声音……真是难以言喻。

  那声音一响起,小哥立刻跪了下去给它磕了个头,吴邪几人也照样做,空气似是要凝固了。就剩凌双这个隐形人鹤立鸡群站在那,不知道要干啥。

  过了一会儿那抖动才慢慢消失,小哥又磕了个头才站起来,对吴邪几人说道:“我们天亮前必须离开这里。”

  吴三省擦了擦汗,“小哥,敢情您刚才那是在和这个粽子爷爷讨价还价呢?”

  小哥做了个不要问的手势,淡淡说:“不要在碰这里的任何东西了,这棺材里的主极厉害,要是把这个放出来,大罗神仙也出不去。”

  潘子还不知好歹,笑着问:“我说这位小哥,你刚才说的那门子外语呢?”

  小哥也不去理他,指了指棺材后面那通道,“轻轻过去,千万别碰到那棺材。”

  凌双一如既往跟在后面进了棺材后面的地道,吴三省打头阵,小哥殿后,她偷偷地拉近了距离,几乎要凑到了他的背后。两人的距离很近,隐隐还闻到了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她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这墓道是向下倾斜的,墓道两边都雕着铭文,还有一些石刻。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地道才开始向上,又走了十几分钟我们到了一处加粗的回廊,这一段比我们来的那一段宽了一倍多,装饰也考究了很多,看样子到了主墓区了。

  这个回廊的底部,是一扇巨大的玉门,非常的通透,而今已经大开,相比是有人从里面打开的,那玉门的边上,有两个雕像,是两个饿面鬼,一个手里拿着一只鬼爪,一个手里举着一只印玺。混身漆黑。

  传来潘子的叫声,“怎么这么多棺材!”

  凌双随声源看去,墓室里乌漆嘛黑的,角落里是有灯,但是不能点,只能靠着手电筒一点一点照过去。她借着小哥扫过去的光瞧清了些,墓室中央摆了七口棺材,似是以北斗七星的顺序排列着。

  是七星棺。

  几人发现一口棺材被打开过,于是推开一看,里面竟然躺着一个老外的尸体。潘子想伸手进去掏东西,小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看样子用的力气极大,疼的潘子一咧嘴巴,“别动!正主在他下面!”

  凌双其实是有点怕尸体这种东西的,能不看就不看,就站在了门口无聊地徘徊。

  这个时候,她忽然觉得后面有动静,快速往身后看去,一个大头映入眼前,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下意识的摆起姿势要攻击,还好反应过来强行停止。

  这个顶着大缸露出两只眼睛的胖子就是书中的王胖子。要不是她在路上顺便回忆了一下剧情,恐怕都记不起来了。

  看着面前鬼鬼祟祟的身影,两只眼睛由两个洞露出来,滑稽得很,她觉得甚是其妙,书中的人物一个接着一个出来,让她总觉得有种虚幻感,怎么就来到书中的世界了呢?她发起了呆。

  这边,吴邪那边已经有人发现了他。大奎在吴邪身后拉了拉他的衣服,把他拉到一边,吴邪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对面的墙上,他们几个被矿灯投射出来的影子,轻声说:“你看,这个是你的影子,对吧?”

  吴邪正在研究墙壁上的雕画,见他胆小鬼样没好气道:“怎么,现在连影子也怕了?”

  大奎摆摆手,让他别说话,然后又指着那些影子:“这个是我的,这个是潘子的,这个是三爷的,这个是小哥的,你都看到了吧?加上你的一共是5个吧?”

  他点点头,突然好象也发现了什么,大奎咽了口唾沫,指了指不和他们在一起的另外两个个孤零零的影子,几乎要哭出来的问:“那这两个影子是谁的啊?”

  凌双被两人的谈话拉回思绪,她往墙上的影子看去,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那多出来的一个是……

  她顺着那个衣服异常宽大的影子看去,心里咯噔了一下,她怎么忘记这隐身术的副作用是还有影子的了!

  这时突然传来吴邪的惊叫声,“有鬼!”

  她又吓一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赶紧往吴邪那看去,发现他指的是旁边的王胖子,才暗自松了口气。

  小哥拿起矿灯往她这一照,几人才看清了个是一个脑袋上套着瓦罐的人。潘子怒骂了一句,“X你妈,一枪毙了你!”便拔出手枪往她这边打来。

  不好!

  她现在是站在胖子前面几步,这个角度开抢肯定要穿过她的身体才能打到王胖子。

  容不得她多想,“嘭”的一声,子弹飞速往她脸上射来,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用灵力打偏了它身体一扭避开了,子弹擦着她的脸颊飞向胖子撞击到了瓦罐,那瓦罐嘭的一声炸裂开了。

  “我的妈呀!”

  胖子吓了一跳,正想逃跑,忽的发现眼前一步之外凭空出现一古装女子与他面面相觑,蓦地又被吓破了胆,还以为是哪具棺材里爬出来的粽子,又惨叫一声,尾音都颤抖了,“我的妈妈呀!”随即逃命似的撒腿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了。

  被当成千年粽子的凌双:……完了。

  对上了胖子的视线,她才发现自己隐身术失效了,她轻轻叹息,这下糟糕了。果然,身后传来吴邪的惊疑,“凌双!你怎么在这?”

  她背着身酝酿了半晌,才转过身去想尝试解释。小哥突然说了一句不好,“不能让他到我们盗洞那边去,他要是碰到那个棺材就完蛋了!“

  说完,从他包里”刷“抽出那把黑金古刀,也不提一个矿灯,就这么擦过她的身边几步就追到黑暗里去了,看都没看她一眼,她有些失落。

  “小……”她想跟上去却被吴邪叫住了,“凌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