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抓住他的胃

  两人是打车回来的,走在路上她看他提的太多,觉得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积极主动分担他的一半。最后还是小哥看不下去又拿回去了一部分,但是剩下的重量加上赶路,还是累得她走路歪歪扭扭了起来。

  回到了门前,凌双伸出一只手颤抖着掏出出门时收在戒指里的钥匙打开了门,晃悠悠的往客厅里冲,将购物战利品搁在餐桌上,呜呜道:“逛街虽然开心心,但也累啊。”

  等小哥进来后她已经将自己瘫在一旁的沙发上开始了咸鱼躺。

  小哥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她姿态不雅的趴着,好像累坏了的样子,就说:“你去休息。”

  嗯?

  凌双将脸从沙发中拿出,看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才发觉自己这样有点肆意,赶紧收回手脚老老实实坐好。她可不能给他个颓废邋遢的形象,不然他不喜欢她怎么办。

  她扬起笑容掩饰自己的疲惫,解释:“我不累,真的,我就是回到家里太开心了。反倒是你,重的都给你拎了,肯定很累了,还有你饿不?我马上做饭,你去楼上洗个澡休息休息,我很快的。”

  “我帮你。”他没有听她的话,起身脱了外套,拎起食材往厨房走去。凌双见状赶紧过去阻止他。开玩笑,好不容易有抓住他胃的机会,她可一定要露一手才行。虽然吧,她算不得什么手艺高超,但是家常小菜还是很拿手的。

  她拉住他的衣服,夺过他手中的东西,想将他强制按回来沙发上,结果没挪动他,就罢了,态度坚决拒绝:“不行!这可是我与你重逢的第一个正式晚餐,这顿饭,必须得我来,你啊,就乖乖坐着等出锅吧。”

  她将茶几上的遥控板拿来随便点开一个频道,把遥控板塞进他手心,叮嘱道:“无聊的话就看看电视叭,乖。”

  走之前手贱的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心想还挺软挺舒服。心情好的她忽的又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笑容满面的进了厨房开始了与食物的一场战斗。

  小哥静静坐在电视机前,看了看手中的遥控板没有动,屏幕里一直放着她刚刚打开的频道,上面有几只动画羊在说话。

  他从来没有主动打开看过电视,电视机对他来说只是个摆设,今天能有这么一刻的闲暇时间,就这么静静地坐在这,听着厨房忙碌的声音,看着简简单单的动画人物。这时候的他,是前所未有的心安,奇怪的感觉。

  就这么盯着屏幕看了有一会儿,他伸出手,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一包红色的QQ糖,放在眼前瞧了一会儿,将上面的每一个标识都看了过去。他才慢悠悠的打开了包装,两指拈出一颗草莓形状的软糖放进嘴里嚼着。

  心中想着,软软的,甜甜的,还是草莓味的。

  就这么安静坐了一会儿,忽的,他的眼神一凝,迅速偏头精准看向了窗外,捕捉到窗外黑影一闪而过。

  他若有所思,放下手中的东西,往楼上走去。先是去房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物,才径直往另一边的阳台走去。他打开落地窗门,对着空气淡淡道:“你来了。”

  唰的一破空声,铁爪勾带动着一人倒立而下,稳稳站在小哥的一侧。那人收回了勾子,不疾不徐地别回了腰间,先是笑了声,才说:“张小哥,别来无恙。”

  看着小哥不出声,他继续道:“道上哑巴张果然不同凡响,你们在楚墓里的事,我已经知晓了。你放心,你我的交易还是作数的。”

  小哥转身看向他,递过了一物,“你要的东西。”

  看到小哥手里的东西,他收敛了笑容,接过东西,摩擦着此物,眼中透露着一丝喜悦,“不错,就是它!”

  他小心翼翼将它收进一个精致古朴的盒子里,抬头问小哥,“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告诉你,不知道的我也会帮你打探。”

  小哥垂眸深思,不知想到了什么,往楼下的厨房方向望去,问:“你认识她吗?”

  她?

  他说的她,自然是楼下忙碌的凌双。他顺着小哥的视线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这个角度却是什么都看不到的。他眼中快速划过什么,笑容不易察觉的变淡,“你是说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姑娘吗?”

  小哥轻声应了一下。

  他掩下眼中的深沉,面色如常:“不认识,怎么,她是你的……若不是,你恐怕要小心此人,毕竟,你身上藏着的秘密有太多人想知道了。如果你想处理这个麻烦,我可以帮你。”

  说话间,他一直观察着小哥的神情,只见小哥微微压低了俊眉,忽的有点冷淡,“不必了。”

  他的淡淡的笑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蓦地握紧了手中的铁抓钩,指尖发白,沉默了一晌后他很快掩饰了自己的思绪,言语之间存着试探之意:“这位莫不是张小哥的女朋友?”

  小哥似是不想跟他聊下去了,淡淡的看着他,没有接他的话。

  这时楼下很准时的传来凌双的呼喊。

  “灵灵?”

  “灵灵你在楼上吗?下来吃饭啦!快点快点。”

  小哥没有回应她,对着陈皮阿四轻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自顾离开阳台,留下渐渐没了笑容的陈皮阿四。

  凌双将所有的菜都摆上了桌后,抹了把不存在的汗,呼了口气,抚掌高兴道:“大功告成!”

  她看了看沙发的方向,发现小哥没了身影,四周扫了一圈也没见着他人,倒是……她拿起了拆开来空了一半的QQ糖忍不住笑了,小哥竟然喜欢吃这个,跟个孩子一样。不过,真可爱呢。

  她放下QQ糖,跑到楼梯口叫喊了几声,却没见他回应,正想上楼找他,就见他迈着修长笔直的腿慢悠悠的下来了。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清冷俊逸的五官此刻在他的脸上就显得与世无争。他淡漠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清凉如夏。

  凌双欢快的对他招招手,“你怎么上楼了呀,也没见你洗澡嘛,快来快来,饿了吧,趁热吃饭去。”

  “有事。”

  她诧异,他这是在跟她解释吗?想到这她翘起的嘴角压都压不下去了,笑嘻嘻的拉着他去饭桌那边,“没事没事,记得回来吃饭就行。”

  “党参鸡汤、番茄炒蛋、红烧肉、青椒炒肉片、清真鲫鱼……哎呀,米饭忘记了,你先坐着,我去给你乘米饭。”她点了点,一看还缺了什么,噌噌地跑去补上了。

  小哥被推着坐在桌前,看向眼前的一盘盘的热菜,和她忙碌的背影,菜的热气缓缓上升,又逐渐散开,他微微动容。

  凌双很快就捧着两碗米饭回来了,一碗放在他面前,另一碗留着自己也尝尝。因为裙子的袖摆有点大,不便于干活,刚刚差点让煤气给点着了,她就直接脱了外衣。

  她放下卷上去的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拿起一个小碗乘了一碗鸡汤递给他,嘱咐着说:“吃饭前先喝几口热汤,暖暖胃。”

  他接过碗,就着喝了几口。凌双捧着脸期待地看着他,笑眯眯问:“好不好喝?好喝的话我以后常常给你做呀。”

  他并未抬头,嗯了一声,鸡汤有点烫,但是却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嗯是肯定的意思吗?她瞧着他的面瘫脸,观察神情实在是看不出什么,不过看他喝的还挺嗨,应该是还算满意的吧?

  害,不管了,以小哥这样半天闷不出什么来的性格,有个回应就不错了。那她这算是成功抓住他的胃了吗?她想着开始美滋滋犒劳自己。

  虽然她不用吃东西,但是在美味面前,还是可以放纵一下自己的,不然人生苦短,岂不是留有很多遗憾一场空。

  凌双正夹着一只鸡腿对着它咽口水,就见碗中多了另一个肥妹完整的鸡腿,她眼睛一亮,顺着那双筷子往上瞧去。

  “我不爱吃。”他解释了一句就收回了手继续低头喝汤。

  “啊,那我吃,我喜欢吃。你多喝点汤,精华都在汤里。”她美滋滋的收下了另一只鸡腿,又给他舀了一勺汤。

  她不知道,窗外的一处阴影之下,站着一个人,从这个视觉正好能将屋子里其乐融融的场景呈现出来,他就这么注视着这一幕久久未动,历经风霜的眼睛此刻失去了一贯的狠厉,蕴含着复杂又迷茫,直到一晌后他才抬脚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