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去西沙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就这样平平淡淡嬉笑地在小哥家呆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她与他一同坐在沙发上看言情狗血剧,小哥跟她说,他要去西沙一趟。

  他突如其来的通知将沉浸在狗血虐恋中的凌双拉了回来,她吸了吸鼻子,惊讶问:“这么快啊?什么时候出发,我好准备准备。”

  小哥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看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了不好的预感,“你不会没打算让我一起去吧?”

  与此同时,电视剧里正在放女主求男主带她出门参加武林盟主的活动。

  电视里的女主:“风哥哥,为什么不让我参加武林盟主大选?”

  下一秒的凌双脑袋叮了一下有了主意,紧跟而上,扯着他袖子软软撒娇,有意调倪,“灵哥哥,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下墓?”

  小哥:“……危险。”

  电视里的男主横眉竖眼,温柔又多情,“月儿,不许胡闹,江湖多危险,刀剑无眼,要是伤了你可怎么办?”

  凌双眼睛一亮,悠悠道:“噢,原来你是在担忧我的安危呀,好说好说,为妻甚感欣慰。”

  小哥已经不知道怎么回她了。

  电视里的女主:“风哥哥,你忘了我自小习武,月儿会保护好自己的。”

  凌双煞有其事点点头,“没错没错,我可厉害啦,一般小鬼伤不到我的,到时候说不定我还能保护你呢,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

  小哥不忍再看她的表演,移开视线,“不必。”

  电视剧里的男主:“不行,月儿听话,在家等我回来。”

  电视剧里的女主:“风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呜呜。”

  凌双一个翻身将他压在沙发上,桃花眼一瞪,“说!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她用了灵力,力气大得很,小哥支架被壁咚在沙发上:怕了她了………

  见她坚持,无奈只好妥协,“收拾东西,明日早上出发。”

  凌双偷偷比了个耶,犹如奸计得逞的小狐狸般笑了,“好嘞!灵哥哥~双儿保证安安静静的不拖累你,做你的小尾巴。”

  现在的姿势使得两人的距离很近,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只需一个低头的功夫她就能亲到对方。

  她这么想着,还真这么做了。

  “啵~”的一声。

  趁着他还未反应过来,她立马逃之夭夭,只余小哥保持被压的姿势失神,被亲的唇角发烫,然后红了耳尖。

  ……

  ……

  清晨。

  阳光正好,旭日东升,斜斜的阳光洒在房间地板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面积逐渐加大,直到照耀到床上不规矩睡着的人身上。

  或许是阳光有些刺眼了,睡着的人眼皮轻颤,肤白如玉的手伸出来遮了遮光,才迷迷糊糊睁开双眼。她看了眼窗外的白云,迷迷糊糊地又闭回了眼。

  过了三十秒。

  她霍地从床上弹起来,喃喃道:“什么时辰了?”

  她赤着脚吧嗒吧嗒跑到客厅往墙上的钟看了一眼,猛地一拍额头,完了完了,都七点了。不会误小哥的事了吧?对了,他人呢?

  她忽的想到了小哥,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又快速跑到他的房间,打开门一看。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人影。

  她面无表情的合上房门,往楼下走去,等她溜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人的时候,她怒了。说好的一起的呢?她不就是睡晚了吗,竟然独自一人走了,也不叫她。气煞她也!

  她深吸三口气,莫生气,莫生气,会长皱纹的。她强颜欢笑,不让她去,他偏要去。没了他带路,她难道就不知道在哪了吗?

  等等,不对。

  她迈出的欢快步子一停。

  西沙海底墓,她知道是在西沙,但是具体在西沙哪来着??西沙这么大,难道她要一个个找过去?她也太难了吧!

  她头疼……

  对了,海,她去码头找不就行了,她记得吴邪就是在一个码头被阿宁带上船的,大不了她可以一个个找过去。

  信心的火苗再次燃起,走起!

  一路坐了火车,再打出租车,她终于来到了西沙的码头。她觉得自己太难了,没有身份证,买不到车票,最后买了张昂贵的黄牛票才上的火车。

  “多谢大哥。”她笑眯眯的给了车费送走了出租车大哥。

  转身看向码头的景象,海风迎面吹来,发尾随风而动,舒服得她都想长出翅膀翱翔了。听出租车司机说,西沙就三个码头,这是最大的,所以她选择了这里。

  她的目光搜寻着四周,岸边停靠了十几艘游艇,但是却没有人,她站在原地吹了好一会儿风也没见到阿宁或者吴邪他们。

  不会吧,莫不是她找错地儿了?还是,时间不对?嘿?她就不信了,她就赌这个地儿了,至于时间,好说,她有的是时间守株待兔。想好了后,她选择了对面的酒店,坐在门口的休息椅上,大手一挥拿出一个新买的五寸奶油蛋糕,面朝大海开始一眨不眨地边享受边盯梢。

  在码头的另一侧,有一个穿黑衣的男子拿着望远镜监视着附近,他此时的方向正朝着凌双那边。身后一皮衣紧身裤的身材火辣的女子走来,拍拍他的肩膀问,“有什么异常吗,吴邪来了没?”

  黑衣男子转过身来,“宁,吴邪没来,不过……对面有个穿着古怪的小姑娘一直盯着码头瞧,有点古怪。”

  女子拿过望远镜朝他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椅子上支着下巴的看着大海的女子,她放下望远镜笑笑,“一个小姑娘罢了,不用理会,你继续盯着,吴邪来了跟我说。”

  说完踩着高跟鞋哒哒走了。

  男子挠挠头,又看了那个古怪的女子一眼就挪开了注意力,开始继续盯梢。

  酒店门口快成望夫石的凌双看了看空盘子,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码头,她已经麻木了。吴邪再不来,她就……好吧,她还是得老老实实等下去。

  她揉了揉两颊的肉,继续当望夫石。就在她被海风吹得拔凉拔凉的时候,吴邪终于不负所望的出现了。

  码头边上一辆蓝色玛莎拉蒂缓缓停下,走出一个青年男子,她一看就知道是吴邪,于是她噌的一下站起来百米冲刺跑向他,她得趁着阿宁来之前让吴邪带上她。

  “吴邪!吴邪!”

  吴邪担忧三叔的安危,正巧找到了线索,找来了这里。看着空无一人的码头,他正摸不着头脑,就听身后隐约传来熟悉的呼唤。他寻着声音望去,看到那个独一无二的穿着和清丽熟悉的脸庞后,诧异过后他惊喜,对跑过来的女子招招手喊:“凌双?我在这!”

  凌双跑得呼吸凌乱,近距离看果然是他,喘着气说:“可算是等到你了,我等的花都谢了。”

  吴邪不明所以问:“你怎么在这?你来了,那小哥是不是也来了?”他往她身后搜寻另一个身影,却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在。

  “小哥没来?”他不由得有些失望。

  “嗨,吴邪,你怎么只关注他呢,怎么不欢迎我啊?”,她调笑他了一句,面不改色的蒙他,“让你失望了,他没来,不过他让我先来,到了目的地就能看到他了,你就不要望眼欲穿了。”

  吴邪不好意思解释:“没有没有,你能来我很高兴的,只是,你怎么会在这,你也接到信息了?不对啊,我是来找三叔的,那你是来做什么的啊?”

  凌双正要说话,余光撇到了一辆游艇往岸上靠,驾驶的人是个身材火辣干练的女子,她估摸着这就是阿宁了,急忙说:“吴邪,先不和你解释了,之后有机会慢慢说。现在我是不请自来,你待会儿找个理由带上我。”

  吴邪也听到了游艇划过水面的声音,他不是个蠢的,虽心中有疑惑,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就应下了。

  他回头往码头看去,一辆游艇缓缓停靠在岸,下来一个穿着全身黑衣黑裤的女子,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自信朝着他的方向走来,高高的马尾一晃一晃的。

  凌双仔细打量着她,这就是阿宁啊,果然是个美艳的女子,全身上下透露着特工的味道,这种气质是电视剧里演员演不出的自然。

  女子扫了她一眼就与吴邪交谈了,“吴先生。”

  吴邪下意识点点头,“我是吴邪,你是?”

  “吴先生叫我阿宁就好,要想知道你三叔的事情,就先上船再说,时间紧急。”她话语一转看向凌双,顿了顿问道:“这位是?”

  吴邪袖子被暗暗扯了扯,反应过来介绍说:“这是凌双,她是学医的,之前也一直跟我们一起,带上她可以当队医。”

  “凌双?”

  阿宁美眸微动,没有多问什么,笑了笑说:“既然是吴先生带的人,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小妹妹,接下来的地方很危险呢,你要是怕的话现在还可以退出。”她意味不明看向凌双,暗地里打量这个人。

  凌双扮演着单纯无知的小妹妹,“阿宁姐放心,我虽然看着小,但是我的心理年龄可不小的,越危险的东西越刺激不是吗。”

  小妹妹?凌双悠悠一叹,她的真实年龄都能当老祖宗了,每次别人叫她妹妹,她都心虚得很。果然还是灵界好,老怪物遍地走,在那里她都算是年轻群体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