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掉队了

  她看着小哥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了,只好放弃,转过身去,吴邪几人都灼灼的盯着她看,她摸着鼻子尴尬的笑了笑,“额,那个我可以解释的。”

  吴邪这下看仔细了,果真是她,他惊讶道,“真的是你?”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古墓中?他忽的想到了她古怪的穿着和古怪的言行,心中咯噔一下,心说,她不会是这古墓中的一只千年大粽子吧!吴邪猛地把手电照向她,警惕的往后退了退。

  他身边的潘子已经把手枪对准了凌晞,打算要是有什么就立刻开枪。

  吴三省老狐狸般的眼神在她身上转了转,质问凌双,“小姑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凌双立刻举起双手投降,“别,别开枪,我不是坏人!我对你们没有恶意的,真的!你们要相信我。”

  潘子嗤笑了一声道,“你说你没有恶意就是了?这一路上都是你在跟着我们吧?快说!你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否则老子崩了你!”

  嗯?他怎么发现她的?

  潘子对带有目的的人一点都不会客气,她觉得她要是说不出来可信的话,他下一秒就能搬动枪。

  “等等,等一下!我说我说,你先把枪放下,好好说话,不要这么暴力嘛。”

  这时吴邪忍不住出声了,“潘子,你把枪放下吧,我看她不像是坏人,不如听听她解释再说?”

  潘子没有放下枪,对吴邪道:“小三爷,您还是见的人太少了,我见过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哪个有贼心的人都长着一副贼样的?”

  吴邪不赞同了,“那也不能见着谁谁都可疑啊。”结果头猛地被拍了一下,“嗷!三叔你干嘛打我,你想把你大侄子打傻了吗?”

  吴三省横铁不成钢骂道,“小兔崽子,就你厉害,大道理一堆,胳膊肘往外拐呢你。”

  凌双忍不住弱弱出声,“那个,你们商量好了没有?你们要怎样才能相信我不是谁派来的,直说就是,我证明给你们看。”

  吴三省语气微沉,“那小姑娘不如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来到这里?别跟我说你是来玩的,这古墓可不是谁都能进来,而且安然无恙到这里的。”

  她能悄无声息尾随他们一路,没有点本事谁会相信。如果不是他们先发现的她,恐怕她暗地里做什么手脚都不知道。这女子,不能轻易放过。

  若是她随意编一个理由,以吴三省这个老油条肯定不会相信,反倒会起反效果。她略微思索,直接作出坦白的样子,“你说的没错,我到这儿来的确是有目的的。”

  吴三省没有出声,示意她说下去。

  她继续道:“其实,我认识小哥,就是刚刚走的那个,我是为他而来的。”

  吴邪惊讶了,“闷油瓶?你不是说不认识他吗?而且,闷油瓶也说不认识你。”

  凌双面色失望,“我们的事,太复杂了,一时之间说不清楚。不过,我敢保证,我和他站在一起,就不会对你们有敌意。”

  她见几人还是有些犹豫,便说:“你们要是还不信就把我绑起来好了,不过,我行动不能自如,恐怕会有危险,你们可要照顾我的安全。”说着伸手示意,“哝,来吧。”

  吴邪看了一眼自家三叔,动了恻隐之心,“三叔,我觉得她应该没有撒谎。”她昨日看小哥的眼神,不像是装的。

  吴三省沉默了一晌,忽的哈哈笑了笑,“既然你是小哥的朋友,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你的,只是,在这里可是很危险的,你的安全,我们不能保证。潘子。”潘子授意放下警戒。

  凌双暗自松了口气,“多谢三叔信任,您放心,我的安全不用麻烦你们,我略懂医理,如果你们受伤了可以来找我。”

  她这么说,吴三省也不好咄咄逼人,不再对她敌视,但暗地里还是带着一分防备。

  几人又开始了研究古墓大业,吴邪走进右边的耳室,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盗洞,洞口放了一个包,他蹲下身打开包搜索着里面的东西。

  凌双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她觉得呆在吴三省那个老狐狸那边勾心斗角太累了,便悄悄走到吴邪的身边,蹲下与他一起观察包里的东西。

  她轻声对他道:“吴邪,谢谢你刚才帮我。”

  吴邪笑了笑回道:“不用客气,你本来就不是坏人,不是吗?”

  凌双闻言轻笑,“那是!你瞧有我这样的坏人吗?再说,你都收了我的见面礼了,咋们是朋友了。”

  她意思是她当他是朋友,朋友有难可不能不管。

  吴邪笑着摇摇头,继续看起了手上的图纸。虽然非常的潦草,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里面的几个方块是代表这七个棺材,这草图边上,写了很多的字,都是不同的笔记,看样子应该是几个人在这里讨论的时候写上去的,在这个草图边上写了一个很大的问号,然后写了几个字——七星疑棺。

  凌双顺着光线瞧了瞧,顺口问他:“这是什么?”

  “图纸,是这个古墓的草图。”

  “喔,有点丑。”

  吴邪噗嗤一笑,“的确丑,应该是刚才那个逃跑的那个人的。不过他能画出这样,也算有些本事了。”

  吴邪研究了一会儿,想拿图纸给三叔看看,就站起来往回走,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个手电在地上,还是进了水的。吴邪心里一慌,猛地跑过去往四周寻了寻,“怎么没有人?三叔他们呢?”

  凌双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们不见了?”

  吴邪喊了几声,“三叔!潘子!大奎!”可是除了回音,根本没人回答他。

  见他都要着急死了,凌双劝他,“吴邪,你先别着急,他们可能是触碰到什么机关,去别的地方了。”

  “对,很有可能。若是他们遇到了什么怪物,不可能连声动静都没发出来。有了,以我三叔的本事,他肯定会在另一条路上,最后还是会去主墓室,那我们只要找到了主墓室就能遇到他们了。”吴邪喃喃道,也冷静了下来。

  这时,耳室的蜡烛突然灭了,陷入一片黑暗,两人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凌双声音微微颤抖,“吴邪,你,你别害怕,你等等,我有照明的东西。”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发光的珠子,墓室里一下子被照耀得如白日,比之前微弱的蜡烛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吴邪被她手里的东西吸引,视线,“凌,凌双,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亮?”

  她闻言微微一笑,当然亮了,这是灵界版夜明珠呢,“一个小玩意儿,能照明就好。”

  见她不愿多说吴邪也识趣地不再多问,只是频频视线落在那颗珠子上。

  两人研究了会那张图纸,便决定寻找出路,吴邪整理了那个包背上,便与凌双钻入了那个盗洞里去了。他看了看这盗洞,似圆非圆,似方非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挖的,心理琢磨着,刚才头上带瓦罐那小子要是自己掘了这个地道进来,那么他敲墓砖的时候要么就是触动机关,要是高手,那起码也会发出点声音,但他进来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注意到,那肯定这个洞老早就在了,那就是说,这个洞肯定是另一伙人挖的,或者他老早就挖好了。他推断,要不就是被这个小子从别人的盗洞下来,要不就是他打的盗洞和这个洞撞在一起了。

  凌双把裙子系在了腰上,挽起袖子跟在他后面爬。两人爬了一会儿,在中途忽的出现了个分叉口,她见前面的吴邪停下了,问道,“怎么了?”

  “有个分叉口!”吴邪在前面回。

  分叉口?喔,她想起来了,她问吴邪,“你知道要走哪条吗?”

  “我不知道,这两条路差不多,看不出什么,只能选一条了,我们往右边走吧!”

  “好。”她随口应下,他自己选的估计是与剧情没差了。

  吴邪在他选的那条路上做了个记号,以便三叔经过能追上来。两人接着爬了一段路,忽的出现了亮光,吴邪一个用力,半个身子探出去,顿时骂了一句。想到后面的凌双,之好先爬出来。

  凌双听到吴邪骂了一声以为选错了呢,爬出来后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才安心。还是剧情里的墓道,与来的时候经过的那条很相似。看来只要她不插手,就算是多了她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吴邪用手电照了照周围,“卧槽!这特么就是刚才我们来的墓道啊。”

  她淡定加戏,“怎么会这样?”

  吴邪有些烦躁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开始研究了那张图纸起来,她也帮不了他什么,这些经历能帮助他成长。

  他很快似是发现了什么,站起身去观察石壁起来了,而后又俯下身子去看石壁和地板处的位置,果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就招呼凌双过来看。

  “发现什么了吗?”

  吴邪指着一块板砖,“这里好像是个机关。”

  她看了一眼,与别的转头无异,建议他,“那你试试看?”

  “好。你站到我身后去。”凌双退后一步,他试着慢慢按下去,结果不知道是错了还是力气不够,没有动静。

  凌双眼睛藏了笑意,“是不是力气不够,我来帮你吧?”

  吴邪拒绝了她,加大了力气又试了几下,还是没动,顿时火大了,猛地用脚踢了一下。“咕噜”一声,凌双感到脚下一空,两人瞬间掉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