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茅山道士是也

  凌双还好,用灵力缓冲了一下,但吴邪就没那么好运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他呻吟了一声。手电被他摔了出去,电池都摔得掉出来了,室内又变得一片黑暗。她只好又拿出那夜明珠照亮。

  她往吴邪那边扫了一眼,顿时惊道:“吴邪,你快起来,后面有尸体!”

  吴邪一听到尸体吓得赶紧弹跳起来,他往身后看去,果然有具尸体,是个外国人,身上爬满了尸鳖,从肚子里和其他地方钻进钻出,看得他头皮一麻。

  吴邪对凌晞分析道:“这人看起来应该死了一星期左右了,可能是上一批的盗墓贼。”

  他蹲下身仔细观察了下他身上的东西,发现了钱包和火车站寄存条等一些东西,还有一个印着钢圈的皮带扣,上面有个数字,02200059。

  凌双把他拉开了一些距离,“你小心点,他身上还有尸鳖。”

  吴邪点点头,“嗯。”

  她看着眼前的尸体不由得有些感慨,钱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它,就这么死在了这黑漆漆的古墓里,连尸身都不能保全。

  她轻声将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吴邪闻言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自己选择的道路,本就是有承担后果的打算了。说不定,他们买的保险已经到家人手里了。”

  吴邪说完开始打量四周找出路,借着夜明珠的亮光,他找到了一处,凌双跟着过去,看见一个非常狭小的门在一边的墙上面,吴邪惊喜,有门。”

  但是这个门离地面还是有点高度的,下面有一个木头梯子,已经烂光了。

  正想着上去的办法,忽的一张熟悉的大脸从通道里探出,吴邪一看,不由得大喜,叫道:“潘子!是我!”

  那潘子也吓了一跳,看到了他们,可是他不但没有露出喜悦的神情,反而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

  吴邪的身后,凌双一眨不眨看着吴邪头顶的几只尸鳖。

  只见潘子拿出腰间的枪嘭的一声打死了一只快要凑到吴邪脑袋上的尸鳖。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声,就听潘子叫道:“我特么的快没子弹了,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快点跑过来!”

  “凌双快跑!”吴邪喊了一声赶紧拉着凌双往通道跑去。潘子伸出手想拉他,凌双怕速度不够快,直接提起吴邪往上扔。

  吴邪感到身子蓦地一轻便上了通道,来不及想什么,快速转过身去拉她上来。可是这还没完,下面的尸鳖密密麻麻往上面爬,眼看着就要跳到几人身上了。

  潘子到底是当过兵的人,这应变的本领是不在话下,直接变枪为锤子,拿着枪馆,把那木头枪托当锤头,一下子,把那虫子敲扁,踢了下去,但是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更多的虫子爬了上来,他们连踢带敲。

  她用灵力悄悄灭了几只试图爬到她身上的尸鳖,尸鳖被她经手,渣都不剩。余光扫到有几只虫子爬到了他们身上了,她想出手帮他们,还是忍住了。

  吴邪急了,建议往后面跑,被潘子拒绝了,说后面不是出路,像迷宫一样他没绕出去。

  这个时候,突然又是咕噜一声,又从上面的暗门掉了下一个人来,正压到那些虫子身上,那突如其来的撞击,吓的那些虫子退了开去,那人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我的屁股也,妈的,这是什么门,怎么还往下开的。“

  他拿手电一照四周,大叫:“靠!什么玩意!怎么这么多虫子!!”

  她一瞧,是王胖子无疑了。

  那些尸蹩已经又围了过来,非常迅速,王胖子把那手电当狼头用,一敲一只,但是根本不顶用,马上他背上就爬满了虫子,他杀猪似的叫起来,手伸到后面想把那些虫子扯下来,这个时候,潘子突然一把掏出了他怀里的全部的火折子,一把全点上,然后一个纵身就跳了下去。

  他就地一个大滚,就翻到了王胖子的边上,那尸蹩怕火,一只只全跳了开去,可是火折子根本不是长久的点火工具,而且刚才一连窜动作,那火就非常小了,潘子大叫:“你这里还有没有!”

  吴邪摸出几个火折子也跳了下去,结果手中的火折子摔了出去,被尸鳖淹没了。

  潘子一看骂道:“我的爷爷!你这不是要我命吗。”

  下面混战着,凌双蹲在上面干着急,小哥怎么还没有来,呼叫小哥呀!

  这时,潘子一下子不要命似的扑倒尸鳖里,给他们开了一条路,那尸鳖一下子争先恐后往上涌。

  吴邪着急想去救他,被胖子硬拉着上来了。潘子在地上疼得打滚,王胖子叫道:“快爬上来!就几步路了!”可是潘子已经爬不起来了,尸鳖都爬到他的脸上去了。

  凌双心里沉重,差不多了,她手指微动,指尖浮起一戳火苗。

  就在王胖子打算帮他解脱的时候,突然那顶上又是一声机关响,又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是小哥!

  他一躬身缓冲,单手撑地,呼了口气,那些尸蹩先是一楞,突然间就像疯了一样到处乱撞起来,拼了命的想远离这个人,原本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这些大虫子,这个时候同样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消失在墙壁上的几处钩穴深处。

  王胖子惊叫了一声,不可置信,“天啊!这家伙竟然没死。”引得凌双眉眼一横墓室他,你才会死呢,你死了他都不会死。

  她又看向小哥,他上身的衣服已经悉数破光了,浑身上下都是血,看样子受了比较严重的伤。她面色沉重,怎么出了这么多血。

  小哥瞥见地上已经奄眼一息的潘子,忙上去一把把他背了起来,吴邪一看有救了,赶紧伸手下去,拉住潘子,把他拉了上来。凌双赶紧在另一边伸手拉小哥,用了点力量,轻易就拉了上来,小哥有所感,看了她一眼,她对他友善地笑了笑,就见他移开了视线对几人道:“快走!它追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它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个好东西。几人匆忙地往通道跑,不知绕了几个弯,小哥才说:“行了,这里的石道设计有古怪,它一时追不上来。”几人才松了口气,坐下喘气。

  王胖子把潘子放下,潘子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她心中不忍,心里有点抱歉,如果她帮忙就不会伤成这样了。

  小哥说按住潘子,说他肚子里钻进去了一只,抽出黑金古刀打算徒手拿尸鳖。

  凌双一把抓住他的两根手指,冰冰凉的,见他顿住看向她,她解释道:“等一下,先消个毒。”

  王胖子闻言笑了,不正经道:“大妹子,你这卫生意识不错呀!不过这里哪里可以消毒啊,难不成用口水?”

  吴邪也不明白,“是啊凌双,救人要紧。”

  她没有说什么,直接在空间戒指里打开一壶酒,把手帕打湿,拿出来给小哥擦了擦手,“好了。”

  王胖子耸了耸鼻头一闻,蓦地不可置信问她,“这是酒味?大妹子你还带着酒呢?”

  吴邪也闻到了淡淡的酒香,好闻的很,是他没有闻过的。她竟然带了酒?他不禁惊奇看向她。凌双面不改色,没有解释。

  小哥淡淡地扫了擦过的手指一眼,便继续他的动作,她主动按住潘子的手防止他乱动。小哥一刀挑起他肚子上的口子,然后用他手指以闪电般的速度插进他的伤口,一探,一勾,夹出一只青色的尸蹩,这几个动作速度已经是非常的快了,但潘子还是痛的整个人弓了起来,他力气极大,她单单以身体的力量都按不住了,吴邪见着也赶紧过来帮忙按着。

  “这只窒息死在他肚子里了。”小哥把虫尸一扔对凌双道:“伤口已经太深,如果不消毒,可能会感染,非常麻烦。”

  他第一次主动和她讲话,她喜悦的神情浮于脸上,轻声说:“你放心,我会处理伤口,你休息一会儿吧。”

  吴邪也想起来了,“对了闷油瓶,你昏迷那会儿就是凌双给你看的。”

  小哥闻言又看了一眼她。

  凌双避开视线,拿出凝血丹捏碎给潘子的伤口撒上,再用绷带给他包扎上。她为了以防万一,身上背了个以前出去义诊的时候的斜挎包,里面装着一些药和纱布什么的。借着这个小包从空间戒指里拿东西,他们就不会察觉异样。

  王胖子看着这一波操作有些怪异,眼睛亮亮地看着她的动作,开玩笑说:“大妹子,你咋还用上丹药来了呢?我瞧着你这一身行头还有这丹药,你莫不是个茅山道士吧。”

  吴邪和潘子也在看着她,似乎也对她有些好奇,在等她回答。

  被几双眼睛探视,凌双没有丝毫紧张,笑得机灵,“对呀,我祖上就是茅山道士呢。”

  王胖子得到回答呆了呆,调都变了,“啥子?大妹子你可别忽悠你胖爷我。”

  凌双还未回答。吴邪这时候才想起一件事,问胖子:“对了,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王胖子刚想说话,忽的小哥做了个不要发出声音的手势,他们马上就听到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声,从走道的一边传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