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夫妻呀

  这边两人的温情小意没有人看到。

  吴邪几人正在忙着研究那个紫玉匣子里的帛书。

  吴邪问吴三省:“那个铁面先生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这里好象并没有提到,难道他也殉葬死了?”

  吴三省摇摇头,“这种人非常聪明,应该早就料到鲁殇王会杀人灭口,应该不会愚忠的为他陪葬。”

  这时候小哥耳尖已经褪去了热意,出声了说:“他当然不会,因为到最后,躺在玉俑里的,早就不是鲁殇王,而是他自己。”

  吴邪惊讶道:“难道最后关头,两个人竟然掉包了?”

  小哥点了点头,看着那具尸体淡淡说:“这个人处心积虑,只不过是想借鲁殇王的势力,实现自己长生不老的目的而已。”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好象亲身经历过一样。”吴邪不由得诧异。

  “我不是经历过,”小哥摇摇头,“我前几年下墓的时候,在一个宋墓里,找到一套完整的战国帛书,这份东西,其实就是那铁面先生的自传,他在教授鲁殇王所有计划之后,就放火烧死了自己一家老小,将一具乞丐的尸体丢入火中,冒充他自己,然后自己装成乞丐,逃过了一死,那鲁殇王虽然知道有蹊跷,但也没有办法。最后,他等鲁殇王入葬后,轻易的潜入了墓穴,将已经毫无抵抗能力的鲁殇王拖出玉俑,自己躺了进去,这鲁殇王苦心经营,结果却为他们做嫁衣裳,恐怕他自己怎么也料不到。”

  凌双听到这不禁面色沉沉,“这个铁面生竟然亲手活活烧死自己的亲人?这也太畜牲了吧!为了长生不老连血脉亲人都能舍弃,这样的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小哥沉默了。

  吴邪啧啧感叹,“是啊,他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落得个不死不活的怪物下场。”

  胖子笑道,“要是让胖爷我躺在这棺材里一千多年,只能喘个气,那还不把胖爷我憋死,nonono,还不如死了干净,说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胎坐拥金山嘞。”

  凌双不由地有了笑意,胖子果然是个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调节气氛的,这么严肃的事从他口里说出来就变了味。

  她笑着对胖子调侃:“就是啊胖子,没准还能给你个皇帝坐坐。”

  胖子一听这个可以啊,想着嘿嘿笑了笑。

  吴邪看着也笑了,又忽的想到了什么,追问小哥道:“那具鲁殇王的尸体被拖出来,岂不是又是一具血尸?那这里岂不是有两具?”

  “这个他书里也没有写,可能是因为鲁殇王入俑的时间太短,还不能变成血尸。一本自传,这些他只是略微提了一下,不可能会有详细的记载。”小哥淡淡解释着。

  她自从修炼后记忆力就很好,她记得,这个时候原著里小哥好像是说谎了。她看向他,观察他的神色,却看不出什么。

  她看着看着,就欣赏起了他的俊脸,视线描绘着他侧脸的轮廓,睫毛长长的,眼眸是浅色的,发呆的时候似是什么都映不进他的眼中,但看你的时候又仿佛藏着无尽的深渊,能把你整个魂魄都吸进去。她视线往下滑,略过挺直的鼻梁,停留在淡粉色的薄唇之上。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神开始恍惚,仿佛透过了这张脸看到了那个人,而后又猛地回过神来,轻轻叹了口气。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她却忽然看不到了他的影子,酸涨感漫上心头。

  小哥侧头扫了眼垂着头她,眸底微动,站起来提醒大家,“天快亮了,我们差不多该出去了。”

  “不行,我们还没找到鬼玺呢。”胖子不同意,“你看这里好东西怎么多,现在走不是白来?”

  小哥轻皱眉头,似乎对胖子有些敌视。

  胖子自讨没趣,耸耸肩膀,“行行,不过怎么样也要把这玉俑带走吧?这东西天下可能只有这么一件了,胖爷我可是为了大家着想。”

  吴三省觉得这话倒是不错,拍他的屁股说:“那你还磨蹭什么,速战速决,离开这鬼地方。”

  这个时候吴邪惊叫了一声,大家都被他吸引了注意,看向他指的地方。是那个血尸的头颅,已经从玉床上滚落在了地上,自己还在动着。

  凌双淡定的坐在原地没有动,她知道那里面有只尸鳖王。

  吴邪几人紧紧盯着那个头颅,冷汗都出来了,高度警惕,潘子已经拿起了枪。胖子想要上前看个究竟,被小哥阻止了,“别动,先看看。”

  胖子点点头,这个时候,一只非常小的红色尸蹩咬破了血尸的头皮,爬了出来,大奎一看,骂道:”靠!这么小一只也敢在爷爷这里露脸!”

  说着举起手里的撬杆就想去敲它,吴三省一把把他抱住,”笨蛋,这只他娘的是蹩王,你弄死了它,就闯祸了。”

  大奎一楞,不相信道:“就这么小一只就是蹩王那些大个的岂不是要郁闷死了?”

  小哥看到它也有些吃惊,沉着声道:”我们快点离开,蹩王在在这里,我克制不住这些尸蹩,非常棘手!”

  这个时候,那只红色的小尸蹩突然发出了吱吱两声,抖了抖翅膀。好象看到了他们,突然展翅向他们飞了过来。

  小哥冷声提醒,”有毒的!碰一下就死,快让开!”

  吴三省一个转身翻避开它,他身后的大奎本来已经有点浑浑噩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竟然条件反射的一把就捏住了那虫子,他呆了一呆,突然一声惨叫,那只手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不仅如此,那血红的部分非常的迅速的从他胳臂蔓延了上去。

  胖子大叫:”中毒了,快点断他的手!”说完就想去拿小哥的黑金古刀,结果憋红了脸都没有提动它,那个样子有点滑稽,骂了一声道:“妈的,怎么这么重!”

  可是大奎那边的情况已经来不及了,吴邪想去救他,被小哥猛地抓住,“别碰,一碰就会中毒!”

  大奎不可置信地看着大家避他如水火,开始发疯了,往吴邪他们冲去,胖子见情况不妙,拿起枪想开枪,吴邪不肯,与他争夺了起来,最后在争夺的时候走火了,一枪崩在了大奎的脑门,他睁大眼睛倒了下去。

  转眼间已经有第一个人物死去了,看着大奎的尸体,凌双突然心中无力,觉得自己很多余,什么都做不了。她也许可以尝试救他,但这之后的代价是什么她不知道。她害怕自己刚找到的他,就因为这个举动而幻灭。

  所以,她赌不起。

  这时,小尸鳖从大奎的手中钻了出来,抖抖翅膀打算另寻目标,胖子是个暴脾气的,骂了一声拿起紫玉匣子猛地敲去,小哥一惊,“不能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只尸鳖王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时间那洞穴死一般的寂静,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小哥猛的抓了一把地上的石尘撒在自己身上,也给凌双撒了几把,对几人道:“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胖子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明所以道:”为什么要走?”

  他话音刚落,原本比较寂静的洞穴,突然就嘈杂起来,无数的吱吱声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然后,他们就看到,那岩洞上大大小小的洞穴,一只,两只,三只,十只,一百只------无数青色的尸蹩潮水一样冲了出来,那规模,更本不能用人的语言来形容.只见一浪接一浪,前面的踩后面的,铺天盖地的爬过来。

  这数量,看得几人头皮发麻。

  吴三省大喊一声:“卧槽!跑!”

  凌双被小哥推着往树上爬,他自己在后面垫后。几人急忙效仿小哥把石灰撒到自己身上匆匆忙忙跟在小哥身后爬。后面的尸鳖竟出乎意料的快,有几只已经碰到了落在后面的胖子脚上了,胖子一脚踢掉。

  场面混乱,几人没命地趴着。小哥一直半托着她,带着她速度都慢了一点,落在了胖子旁边。

  这样不行,他会被她拖累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