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云雾峰。

  云雾缭绕,另一边高崖耸立,宛若人间仙境。男子背手而立在涯边,一身带着玄纹云秀的紫色长袍,衣炔飘飘,好似要踏着清风乘风归去。

  身后跪着一绿衣女子,神色恍惚,眼中藏着明显的痛意,腰杆却挺得很直,不动如山,带着几分倔强。

  男子转过身来,身姿修长如玉,一头墨发被白玉冠束博,一丝不苟。精致的眉眼下,神色淡淡,清冷如仙,正是玉清仙尊。

  他淡然冷清的眸子看向女子,眼底划过一抹复杂,声音如玉珠落盘,“你决定了?”

  跪着的女子没有抬头,视线没有停留在任何一处,听到他的话,没有一丝犹豫,声音坚决有力,“师父,徒儿意已决,求师父成全。”

  说完她缓缓磕了个头,以表决心。

  玉清静静地看着她,空气中似是凝固了一瞬。一晌后,他移开视线眺望远处的薄雾,才淡淡出声,“他的神魂我已重聚,但要想获得重生,需历经三世因果。你……”

  跪在地上的凌双知道他的意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不管什么代价,双儿都心甘情愿的。”

  她噌的抬头看向他,玉清对上了她的视线,她眼睛很亮,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她是他第一个弟子,也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可以说是他一手陪着成长过来的。他了解她的性子,墨云珏不在后,她日渐消瘦,若不是他的话,她恐怕早陪那个人去了。

  这样生死的情感,他不懂。

  自从踏上这无情大道,就注定是孤寂的,生也好,死也罢,不过是两条必经的路罢了。

  他的道心从未有过动摇,只是,此时他心中有几分意味不明的复杂。

  他轻合上眼,睁开后眼底已经一片清明,终究没再多说,掌心向上,一法器浮空而立,“这昆仑镜可助你穿越虚空。”

  衣袖轻拂,昆仑镜缓缓往女子面前移去。

  凌双双手接过,手微微颤抖,愣愣地看着它,没有兴奋,只余心头的百感交集,“多谢……师父。”

  玉清收回修长的手,淡淡道:“此番去后,就算找到他,他也必定不会再认得你。你要做的,是唤起他的执念,有了执念,他的神魂才可凝聚。你且记住了,小世界里,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你万万不可贪恋,等时候到了,你必须要离开。”

  凌双扯嘴苦笑,是啊,他不会记得她了,“师父,怎样才是到了时候。”

  “到了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玉清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凝重,语气微肃,“双儿,有一件事你必须要谨记,小世界里自有天道规则,你乃外来者,决不能干预那里人的人生,否则,你便会被天道发现,强行弹出世界,你便不能再回到那里。”

  凌双微微诧异,强行弹出,不能再进入?

  那岂不是再也不能见到墨云珏了,她心中微沉,仔细记下,“是。”

  玉清清冷的视线停留在她清丽的脸上,他伸出修长的手放在她的头上一瞬,很快便又移开了。

  “这三世里,你要多加小心。世界万千,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没有触及过的事物太多了,其中不乏危险。你去那里后,我也鞭长莫及。”他顿了顿,递过一物,“这个你拿着。”

  凌晞看去,是条手链,串着一个紫色的珠子,看这个光泽就知不是凡物。

  他很快就给她解释,“这珠子我施了咒术,关键时候可保你一命。”

  摸着这触手冰凉的珠子,凌双泛起微暖,她知道,师父看起来冷冷淡淡,却是对她极好的。想到她许久不会再见到他,也或许再也见不到了,不禁眼眶泛起微红,俯身一拜,“师父大恩,双儿没齿难忘,此去经年,双儿不能在您身边伺候着,您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只顾着修炼,您的修为已是巅峰,您可以多去外面走走,或许能遇到喜欢的事情。”

  她以为他不会回她,没想到头上传来一声不咸不淡,“好。”很快没入风中飘散。

  她诧异往上看去,对上了他的视线,玉清有些动容,平日里清冷的眼睛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温度。

  “师父,您……保重。”

  玉清避开她的视线,抬头眺望,万里无云,“时辰差不多了,本尊送你离开。”

  凌双顺着视线抬头看去,又环视周围,深深眺望远方的凌云宗,想把这些都记进脑海里。也许,她回不来了。

  深吸了口气,她爬起来,又对玉清行一礼,无言。

  玉清没有说话,素手一挥,凌晞手中的昆仑镜升上上空,发出神器威压,四周的空气似是凝固了一瞬,紧接着天空上方裂出一缝隙,露出裂缝后的无尽的黒暗。

  “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他手指轻轻往凌晞方位一点,凌双只觉得身子一轻,被一股力量托着往上,缓缓那裂缝飞去,她看着师父越来越小,急急喊了一声。

  “师父,你要好好的,等我回来!”。

  喊完这句话,她的身影很快被时空裂缝淹没。

  玉清背手而立,就这样看着凌双彻底消失于空中,裂缝合上,久久未有动作。

  许久后,才传来一句话随风而去。

  “但愿你能得偿所愿。”

  ……

  ……

  凌双进入了黝黑的裂缝之中后,四周浮空漂着许多未知物,甚至,还有一个个透明包裹着的小世界。

  只是……

  这些漂浮着的未知物怎么隐隐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

  来不及细想,昆仑镜带着她径直只往一个方向飞去,很快随着与目的地越来越近的距离,她只觉得一阵的眩晕,身子一轻,脚下突地沾到了实体。

  她缓了缓眩晕的冲击感,开始打量四周。四面环山,流水涓涓,树林郁郁葱葱,这是一处郊外。

  这是哪啊?

  她迷茫地看了一圈,还是看不出什么,反正她不认识这地。

  咦?她突地余光扫到了一样东西,心里一惊。

  电线杆!

  这里是地球?现代世界?

  所以她这是回来了?

  不对吧!她不是来找墨云珏的转世吗,怎么会突然回来呢,莫不是他的转世投胎去她原来的世界了?

  她脑子凌乱的很,藏着一肚子的疑惑,想破了脑袋也得不到答案,决定出了山再说。师父让她来到这里,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想着,她收回了昆仑镜,打算御空飞行,结果摆了个起跳的姿势,久久没有动静。

  她表情僵硬,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手指微动,感受空气中的灵力后。

  她猛地一拍脑壳。

  妈诶!果然是地球,灵力竟然这么微薄。这点灵力,御剑飞行都不够。

  不过……

  她刚刚收回了昆仑镜,空间戒指能用?

  想到这她立刻尝试召唤出昆仑镜,体内运行灵力,感受身体里的力量开始流转,她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身体里还蕴藏着不少灵力。

  只是,接下来她必须要省着用了,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能浪费。

  收回思绪,她迈步开始往电线通往的方向走去。

  有电线说明就有人家,如今她尽可能不动用灵力,那自然是不能御空飞行的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里应该是比较偏僻的小山村,山路都是杂乱石子,没有人处理,很不好走。因为平时都御风飞行或者坐法器出行,所以她的鞋子并不是那种适合行走的材质,鞋底软软的。平时她倒是很喜欢,只是现在她特想嫌弃它了。等到她走了半个小时看到村的时候,她感觉脚已经不是她的了。

  她一瘸一拐走入村道上,踏上了平路才好多了。

  村里只有几十户人家,大多都是土胚房,一路上没什么人。一个小孩坐在路口一下一下扔着石子,凌晞一喜,有人。

  她抹了把额头的汗,赶紧走过去,小孩很是机灵,感觉到了动静往凌双这边看过来,看到她之后有些怪异,好奇得打量着她。

  她在一米外停下,微微弯下腰与他平视,尽量表现得和气,“小朋友,你是这个村里的人吗?”

  小孩不答反问,“你是谁?怎么穿的这么奇怪,跟电视上的人一样?”

  她闻言往自己身上瞧了瞧,触及仙气飘飘的裙子,她愣了一下,这里是现代,这样穿的确的古怪了点。不过她也没有正常的衣服了啊。

  她笑容不变,“小朋友,你要先回答姐姐的问题姐姐才能回答你的问题喔。”

  结果那小孩鄙视地看了凌晞一眼,欠揍的一摊手说,“问路,拿一张来。”

  “什么?”凌双一时摸不着头脑,什么一张?

  见她傻呆呆的样子,那小孩更鄙视了,像一个小大人,“没有钱还想小爷我带路呢?”

  我去,这小孩怎么这么市侩呢!

  凌双惊呆了,将近一百年没有回来,这世道咋这样了哩,小屁孩都懂得经商之道了?

  她也没有恼,顺手捏了把他颊边的肉,笑眯眯道:“小屁孩很不错嘛。”

  她乖乖交小费,借着宽大的袖子掩饰,她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两银子,往前一递,“哝,姐姐给你买糖吃。”

  小孩好奇地盯着她手里的东西眨巴眼,“这是什么?”

  “银……”

  她顿了顿,忽的想起来了什么,顿时懊恼地扶了扶额头,她习惯了用灵石和银子了。

  小孩一把拿过银子,仔细瞧了瞧,往嘴里一啃,差点把牙给崩掉,“这是银的,是真的?”

  见有门道,凌双点点头说:“小朋友,这银子可是能换钱的,可比人民币值钱了,你们这收不收呀?姐姐这还有喔。”

  小孩诧异了,上上下下扫了眼她,似乎不大相信,“你真的还有?”

  凌双伸出带着戒指的左手,笑得自信,“只要你们收,我就有。”

  还好她在灵界时,有收集东西的习惯,不管用不用得着她都放入空间戒指,反正空间大,万一用得着呢?这不,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小孩装着深沉的样子思考了一下,挥挥手道,“跟我来吧。”说完率先走进村里带路。

  凌双笑着摇摇头跟上了,一路走过几栋民房,跟着他走到了一处房子门前,这处房子似乎比其他的要大要体面,房子的墙是混凝土做的,院里挂着电灯,摆着几张桌子,好像是个招待所。

  小孩径直跨入院子,扯着嗓子喊,“姐姐!姐姐!有人来咯。”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声年轻女子的回声,“诶!来咯。”

  接着走出一扎着大辫子的清秀女子,她看到凌双似是在她身上停了一瞬,转而笑着上前迎接凌双,“姑娘,你是要吃饭还是住宿呀?我们这儿的菜都是自家种的,可新鲜了呢。”

  凌双礼貌地笑了笑,“我先吃饭吧。不过,我没有带钱,你收这个吗?”她拿出几两银子。

  女子看到凌双手中的银子呆了呆,“这是银子?”

  “嗯,是真的,你可以验一下。”凌双把它递给她,其实心里没有底,一般人估计是不会收银子来当钱的。

  女子好奇地拿过银子摸了摸,她不是没有见过银子,只是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碎银了,都是一些银首饰。她心里惊讶,但没有表现出来,看了看凌双,她爽快应下了,“好,这个我收了。”

  凌双闻言心里落下了石头,看来她遇到了好人,这个姑娘还是个好人呐!她感激的道了声谢,“谢谢你。”

  女子不在意摆摆手,迎着凌双坐下,“姑娘快进来,来坐这儿,你想吃点什么呀?我们这有许多野味,还有自家种的菜哩。”

  凌双对这个没有兴趣便说来几样这儿的拿手菜便好,那女子诶了一声就去厨房点菜了。随后又很快端着茶水饮料上来了,凌双借此跟她聊了起来。

  “妹妹,我可以叫你妹妹吗?”

  女子闻言乐开了花,“哈哈哈,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瞧着比我小呢。你叫我叶子就行了,村里人都这么叫我。”

  凌双抿唇笑了笑,她要是说自己快一百岁了,她估计会把她当傻子吧。

  “好,叶子,你叫我凌双就好了。对了,这里是什么省来着?我记性不太好,忘记了。”凌双开始有意无意打听。

  “山东,山东省哩。”叶子看着是个没有什么心思的人,也没想多,直接告诉了她。

  “对对,我想起来了哈哈。”她不好意思笑笑。

  叶子瞧了瞧她,见她连个行李都没有,忍不住好奇问:“凌双你是来这旅游的吗,怎么就见你一个人来啊。”

  “我是来找我朋友的,只是,我还没有找到他,身上的钱都花光了,幸好还有一些银子。这次可多亏了叶子你,不然我可要露宿街头了。”凌双睁眼说瞎话。

  叶子不好意思的笑笑,“小事情啦,我正好想打个银镯子,用自家有的菜换还是我占了便宜呢。不过凌双,这荒山野岭的,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是不要一个人走了,说不定会有危险。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听到她关心的话,凌双的笑容不禁纯真了些,“嗯,我会都,谢谢你叶子。”

  两人聊着聊着,凌双获取了许多信息。比如说这里的曾经塌山过,塌出一个大鼎,后来省里来了好多人,一看,说这是战国时候的东西,是国宝,就把那鼎给拉走了。还有近些年,这里来来往往地多了许多说是来旅游的人,但谁知道是干嘛的呢?

  凌双听到这就感觉隐隐有些熟悉,但又抓不住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