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绝不分床

  静静看着他吃完了糕点,她欢快的收回了空盘,又开始了咸鱼躺。

  视线转向旁边下铺的小哥,他修长的手臂枕在脑后,靠在叠的整齐的被褥上闭目养神,几乎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本来一直是她主动搭话,现在她一安静下来,车厢内一时之间寂静无声,列车快速划过黑夜,穿梭在大自然中,车窗外时不时传来火车笛鸣声,增添了几分生气。

  她仰躺在卧铺上,睁眼想了会事儿,没有睡意。懒懒翻了个身,侧头看向了安静窝在侧铺的男人。

  昏暗的灯光下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模糊描述脸部轮廓,她瞧了一会儿,坐起身子,轻手轻脚走向他。

  随着距离的拉近,视线逐渐清晰。她做贼似的蹲在他的床头,双手托着腮,就这么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俊脸。

  视线描绘着他的轮廓,从不浓不淡的眉头往下移,单眼皮微微上翘,睫毛长长的,轻轻抖动了一下,高挺笔直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微粉。

  她的视线落在他的诱人的唇上移不开了,不禁咽了咽口水,好想亲一亲。她看了看他,没有反应,胆子也大了起来,不如……

  偷亲?

  反正早晚是她的人,就亲一口咋滴。

  说干就干,她缓缓将脸凑近他的睡脸,其实心里有点小怂,在还有十五厘米之处干脆闭上了眼。

  找准方向后凭借着感觉继续凑近,随着距离的拉近,她似乎感受到了他呼吸的温度,轻轻扫过她的脸颊。然后……

  她还是没有成功。

  因为……

  她睁开眼往下看,看到了两根修长挺直的手指贴在了她的嘴唇上,阻挡了她脸的前进。

  视线往上移,昏暗的灯光下她直直对上了冷清淡漠的眸子,静静的就这么看着她,“你在做什么?”

  黑暗中被这样的眼神一看她小心脏抖了抖,她一紧张做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动作。

  他感受到手指温软湿滑的触感,心头一滞,快速缩回了手,竟带着一丝慌乱,耳尖又诡异的红了起来。

  凌双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脑壳一疼,妈呀,她刚刚做了什么,竟然舔了他的手指。虽然她挺想这么做的吧,但是……还是很尴尬啊。

  她捂着热脸解释:“你醒啦,我,我就是看你没盖被子,对,你没盖被子,我就来帮你盖上。”

  说着她作势要扯他枕在头下的被子,“你起来一下,把被子盖上。”

  “不用了。”小哥没有看她,微微侧头打算继续睡。

  凌双不同意了,虽说她是过来偷香的,但也是担心他身体的,“那怎么行,不盖被子会着凉的,万一你要是生病了咋办,不行不行,你起来,乖啊。”

  小哥还想着怎么拒绝她,就被她一把拉了起来,力气大得非同寻常弱女子,他无奈之下只好不出声了,就这么由着她折腾。

  凌双将他压倒,抖开被褥披在他的身上,一边还唠叨,“以后可不要就这样枕着睡了,太高了,对颈椎不好。还有,我知道你身体好,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养自己吧,铁打的也挨不住。”

  说着她心里轻叹,小哥怎么都不会照顾自己,真是让人操碎心。不过好在以后都有她在,她会照顾好他的。她伸手捏了捏他脸上的肉,“都瘦了,等回家了,我一定要把你养回来。”

  小哥默默听着她的唠叨,觉得新奇又陌生,但这种感觉他并不讨厌。昏暗的夜灯下,他仔细描绘着她的脸,在脑海中深深挖掘记忆,却没有一丝眼前人的影子,她……

  到底是谁?

  凌双没有察觉他的想法,给他捏好了被子后,笑着说了一句,“时候不早了,睡吧。”就打算回去继续躺着了。

  转身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大手扯住了手腕,她疑惑看向他,愣了一下,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怎么了?莫不是,你想让我与你一同睡?”

  小哥眼中一直是这样的清明,不会被她轻易所带动情绪,看着她的眸色深幽,“你……”

  凌双自然不会觉得他是想要她留下,见他想说什么又顿住了觉得莫名,眼中带着疑惑,“嗯?什么?”

  小哥沉默了一晌,还是没有说什么,一言不发松开她手腕,背过身子继续睡了。

  凌双:“??”

  咋回事呢?

  诶,果然是个闷葫芦。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她天天粘在他身边,还怕不能拉近感情?这么想着她心情又舒畅了许多,躺回了自己的小窝,翻了几个身便失去了意识。

  感受到她平稳的气息之后,他转过了身子面向她,就这么看向她的方向,又好像没有在看她,只是停留在空气中而已,久久没有闭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

  长沙。

  凌双下了火车后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一处小别墅前,别墅处在离市区有段距离之处,周围都是绿植,倒是清幽的环境。

  别墅面积还挺大,自带小花园,门口是铁门拦着。她站在门口从铁栏缝中往里头望了望,转头问他:“这是你家?”

  小哥点点头。

  没想到小哥住的还不错嘛。她走上前,发现门锁了,回过头等他开门。

  小哥走到门的另一边,围墙是红砖做的,没有涂上水泥什么的。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去那做什么,就只见他那两根奇长的手指直直插入砖缝之中,缓缓往外拔出一块红砖。

  虽然已经见识过他徒手插石的手艺了,但还是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里可不是灵力横行的灵界,他也只是肉体凡胎,竟然能有这样的强硬程度。

  她摸摸他的手指,不由得问:“疼不疼啊。”

  他摇摇头,他从里面摸出一把钥匙递给她。

  她接过来,开了锁。

  穿过小花园,走到别墅一楼的大门,她看着欧式的红木门,懵了,转头看向身侧的他,“这个钥匙……”

  他指指她手中的钥匙示意,“一样的。”

  “啊?”她傻眼了一会儿,这钥匙配的也太不走心了吧,哪有前后两道关卡一个题目就能通关的呀,这安全系数这么低,不好防贼啊。

  她默默插入钥匙开锁,觉得自己要开始勤快了,以前有他在身后为她做好所有事情,她都不需要操心什么,现在也该轮到她照顾他了。

  “吱吖~”

  别墅大厅场景映入眼前,豁然开朗,简约现代风格的装修,沙发、彩电等应有尽有。她心说,这里就是她们以后的家吗,真好。

  小哥径直往楼上走去。

  “诶?灵灵你等等我。”她提着裙角紧跟而上。别墅有三层楼,他带着她来到了二楼,二楼也有个小客厅,客厅朝阳连着一个阳台,采光很好,左右两侧是卧室。

  他打开左侧的房间,她瞧了瞧,没有人住过的痕迹,像是个客房。

  “以后你就住这。”

  她下意识的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那你呢?”

  他没有回她,转身往对面的房间走去,意思不用多说了。

  眼见着就要分房睡了,她急忙追上前,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耍起了赖,“不行!我要和你一起住,我不要和你分开。”

  开玩笑,分开睡那她还怎么撩他?在一张床上近距离接触才会产生火花。他这个闷屁打不出一个的美男子,要是还分床睡那和她的话估计会更少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小哥被她拖住不得前行,微微皱起了眉头,露出纠结的神色。

  她见他犹豫急忙补充,厚着脸皮强行安道理,“你忘啦,我们是夫妻,夫妻哪有分房睡的呀。我知道你现在不记得我了,没关系,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你要是不答应,莫不是就是嫌弃我了。”

  他闻言扫向被抱住的手臂,不会动手动脚?

  她委屈巴巴的看着他,摇摇他的手撒娇,“好不好嘛灵灵,就算让我睡地板也行啊,我只想和你离得近一点。”

  小哥沉默了一晌,最终还是应下了,没有抽出手臂,轻轻呼了口气,“好。”

  “嗯!灵灵你真好!”

  这下她开心了,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嘴角翘起的弧度压都压不下去。一个垫脚,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犹如蜻蜓点水。

  小哥的身子瞬间僵硬,紧握的拳头透露了他不平静的内心。

  凌双偷香成功就提着裙子跑远了,解决了住宿的事,也快到饭点了,乘着小哥去洗漱的功夫,她跑下楼打算烧爱心午餐。她刚刚转悠了一下,二楼没有厨房,那应该就是在楼下了。

  厨房位置很显眼,用具什么的都挺齐全,只是,她伸出手指在台面上抹了一把,稍微有一点灰了,证明主人家近期不在家中。

  拍拍手上的灰,她打开冰箱,又被惊到了,这特么也太干净了吧!简直跟新买的似的。她家小哥平时都吃露水的吗?

  她搜罗了一下,最终在冷冻那找到了几盒超市上卖的套餐饭盒,她瞧了瞧,还是青椒肉丝饭。不禁扶额,伸手放了回去。转瞬想了想又叹了口气,默默拿了出来。

  谁让她戒指里也没存粮了呢?还是先将就一下吧,下午出门采购去。

  她将青椒肉丝饭包装打开,放入微波炉加热,开始发起了呆。

  “叮!”

  很快就好了,她拿了块布小心翼翼端出,转过身的时候乍然被身后站着的人吓一跳,手中的饭差点脱手而出。

  一微凉的只手稳住了她,她看到是谁后呼了口气,颠了他一眼,“灵灵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呢?吓死我啦,这么可爱的夫人要是被你吓没了,你上哪找去。”

  他看向她手中端着的熟悉的套餐饭,愣了一下。

  她奇怪问:“怎么了?这可是从你冰箱里找到的唯一食物,中午来不及买菜了,先吃这个吧,你可不能嫌弃。”

  “嗯。”他点点头接过发烫的盒饭,没有说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