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已是陌生人

  翌日一早。

  凌双几乎一晚上没睡,她真的很想偷偷摸到小哥的房间去看看他,可是,她没有勇气。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在这里,他们就是个陌生人。

  这两堵墙的距离明明很近,却一时仿佛又很遥远,明明他就在身边,她却不能见到他。

  她睁着眼想了很多,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想到了他们的过往。她常常做梦梦到他,梦中他才会出现在她面前,他带着熟悉的,温柔的笑容,她笑得很开心,紧紧抱住他。可是每当她想和他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就走了,就这样渐渐地消失,任她怎么喊他都不回,怎么抓都抓不住,于是就惊醒了。

  迷迷糊糊听到动静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昨天给他吃了回血丹,他这时候应该已经醒了吧。她走到了房间门前,想打开的时候她犹豫了,她要怎么面对他?

  她叹了口气,背过身去坐回了床板上,抿着嘴纠结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开门走出去了。

  吴邪几人一大早便起来了,凌双出来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在吃早饭。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无邪身边的小哥,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神情,低着头默默地吃着。

  吴邪看到她笑着跟她打了声招呼,“嘿,凌双,你起啦?”

  “嗯。”她扯着笑回应了一声,又恍惚地看向了一旁的小哥。

  小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精准看向凌双,眼神淡淡,面无表情。

  凌双对上了他的视线,心骤停了一瞬,呆呆地站在那手足无措,也不说话。

  小哥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看不出什么波动。

  吴邪看着两人诡异的氛围,悄咪咪的戳了戳小哥,低声问他,“诶,闷油瓶,你认识她吗?”

  小哥抬眼淡淡看了他一眼,默了一瞬,摇了摇头,不语。

  吴邪有点不太相信,“真的不认识?”

  小哥就没有理他了。

  吴邪心说这不科学啊,这姑娘眼睛都要粘到闷油瓶身上了,这小眼神,不是旧情就是暗恋。

  小哥那陌生的眼神,她的心似是被针扎了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太痛了,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不是冷漠无情,是陌生。

  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也不是生死两别,而是你眼里有他,他眼里却不再有你。

  对他而言,她如今,就真的只是一个陌路人了。她强忍着心中的汹涌,憋回眼泪,不再看他,转过身去找了桌坐下。

  叶子过来招呼道,“凌双,你起来啦,要不要吃点早餐,你想吃啥?”

  她回叶子说让她挑几样来点就行。

  吴邪那桌几人已经吃好了,回房间拿了装备便打算出发。叶子热心地叫了昨天那小孩儿给他们带路,凌双心想,这下他们也要出血了被。

  吴邪走的时候跟她打了声招呼,“凌双,我们先走了。”

  她扯了个笑点点头,“好,有缘再会。”

  吴邪依依不舍的招了招手,“再见。”

  她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心想怎么可能有缘再见,有他在,她恐怕要天天跟着他们了。

  等他们走了有一盏茶时间,她才与叶子道了别,偷偷跟了上去。

  她动用了灵力用了隐身术,所以,她就算站在几人的几步之外也没有人发现。一路上,她的视线没有离开过小哥,虽然,只能看得到他的背影。

  几人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那小孩儿一指前面:“就哪!”

  吴邪一看,果然,很明显前面的山勾勾是被泥石流冲出来的,他们现在就站在一条山脉和另一条山脉之间,这峡谷很长,雨季的时候应该是条河,但是给泥石一冲,又加上这几个月干旱,就剩下中间的一条浅溪。这两边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经被山上塌方下来的石头堵住了。

  吴邪拍拍他光屁股娃的头,对他说:“回去玩去,帮我谢谢你姐啊!”

  小孩一伸手对着吴邪道:“来张50的!”他一楞,那娃也不说话,就伸手盯着我,他说,什么50的?

  吴三省看着这场景哈哈大笑,掏出100块前来给小孩,小孩一把抢过来,蹦蹦跳跳的就跑了。吴邪这才恍然,也笑了:“现在这山里的小子也这么市侩。“

  “人为鸟死——“大奎念念到,潘子踢了他一脚:“有文化不?为鸟死,你去为(又鸟)吧死啊。”

  几人二话不说就开爬,这石头还不算松动,一会儿工夫我们就翻了过去,没小叶说的这么恐怖,倒是没看见她说的那些人头,这塌坡后面刚开始是一片峡谷,到后面就慢慢都是树了,到了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态是怎么产生的。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老头在河边打水,几人像是认识他,那老头见到他们也吓一跳栽进了水里,爬起来就跑。潘子骂了一声拿起手枪往他脚边打了几枪,那老头才停下来求饶。

  凌双看到这就知道那人是谁了,就站在身后当隐形人。在几人在发展剧情的时候,她觉得没人能看到她,便往前凑了凑,跑到他们的左侧,好奇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后还是一直看着小哥的脸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看到小哥似是有所感似的往她这边扫了一眼,她吓一跳,顿时不敢再乱动了。

  不会吧?他还能看到她不成?

  她想验证一下,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没反应便放下心来,应该是巧合。

  那老头被潘子拿枪逼着给他们带路,几人往山里走了。走了半天时间还没到目的地,几人都累的不想说话了。

  突然,那老头子,停住不走了。

  潘子骂道:“你又玩什么花样?”

  老头子看着一边的树丛,声音都发抖了:“那~~~是~~~~什么东西?”

  几人转过去一看,只见那草丛里一闪一闪的,竟然是一只手机。

  那手机应该是刚丢下不久,吴邪捡起来一看,上面沾着血水,就觉得不妙:“看样子这里不止我们一批人,好象还有人受伤了,这手机肯定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他打开手机的电话本,里面就几个号码,都是国外的电话,其他就什么信息都没有了。

  吴三省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可能去找他们,还是赶路要紧。”

  吴邪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线索,只好开路继续走。

  几人又聊了起来。

  “不就是个妖怪嘛?”大奎说,“告诉你,我们这位小爷爷,连千年的僵尸都要给他磕头,有他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话下,对不?”他问小哥,小哥一点反应也没有,好象根本当他是空气一样。大奎碰了个钉子,不由不爽,但也没办法。

  凌双闻言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给了他个白眼,心说,就算小哥再厉害那关你什么事啊,想把小哥当保镖还是让他给你擦屁股啊,想的美!

  她不由得想到《盗墓笔记》里小哥的这个人物,他就像是神一样,每次下斗遇到危险,他都是第一个站出来的,承担着所有人的负担,却从没有多说一句话,不论何时都是一负淡然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她以前看剧的时候可为他心疼了。

  接下来又是一段漫长的路程,闷头走到天昏地暗,到下午四点左右才到达目的地。

  他们看到了十几只几乎完好的军用帐篷,上头落了许多腐败的叶子,几人走进里面却发现是非常的干燥和干净,帐篷里面有不少生活用品,他们随便翻了翻,有很多零散的装备,没有人的尸体,那老头子应该没说谎。

  甚至找到了一只发电机和几筒汽油,发动机用油步包着,不过大部分的零件都烂的不成样子了,大奎试着发动一下,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汽油还ok。

  吴邪翻了一下,发现所有的东西上都被撕掉了标签,连帐篷和他们背包上的商标都没有,心说奇怪,看样子这些人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几人在这营地里生了火,准备在这里吃晚饭。

  凌双也走进去,在一个角落里坐下,小心翼翼的揉揉脚,疼得脸皱了起来。她今天真的是把几十年的路都走完了,自从学会飞行后,她有多久没有这么徒步走过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