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盗墓笔记:我的老公是小哥

累了就靠靠我

  凌双解放了脸,刚想揉一揉脸上的肉肉,愤愤的抱怨:,“你干嘛阻拦我,亲都不给我亲,小气!”

  他对视回去,没有一点情绪波动,“不。”

  她噎了一口气没上来,不服输的凶巴巴瞪着他,“你不给我亲你想给谁亲!你说你想给哪个小姑娘亲,嗯?”

  她盯着他的脸瞧,只见他听了她的话后竟开始沉默,顿时气的怒火攻心,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还真有小姑娘可以给亲的啊?我不管,她们都不能亲,只能我来!”

  她气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嘿?她今天还非得非礼成功不可,让他看看他是谁的男人!下一秒她一招擒拿手往他身上攻,可惜对面的男人不好对付。

  小哥两指稳稳捏住她的手。

  “你还还手!”她挣了挣没有松开,换上了另一只手发出进攻,打算与他干上了。这一次她灵活的与他交手了几招,虽说她的身手不如他干练迅速,但好歹也是学过几招的,再加上灵力淬炼过的肉身比常人较灵活,两人竟渐渐开始旗鼓相当。

  她的目的就是要偷香成功,交手过程中一直寻找机会靠近他,却被他一一挡下,她灵机一动,集中招数在双手上转移他的注意力,打算踩他一脚让他低下头来好靠近。没想到被他躲了过去,她一脚踩空后,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嘴。

  眼见离小哥的脸越来越近了,忽的腰间多了一只大手,身子蓦地一轻,一个空手翻越过了他的头顶,360度旋转后她单漆跪地稳住了身体,才没有吃了个狗吃屎。

  凌双咬牙切齿,“张,起,灵!”

  “没事吧?”眼前伸来一只骨节分明白皙的手,甚是好看,要是平时她估计还会赞叹一声,但是此刻她气的要冒火了,再好看的爪子都是大猪蹄子,她霍地抬头正想与他理论,看到旁边围着看猴子一样的观众后她惊呆了。

  “咔擦!”

  “咔擦咔擦!”

  到处都是手机拍照的快门声,还伴随着观众的议论。

  “哇塞!好一个空手翻,这是拍电影的吗?”

  “你没注意到这个小哥哥的脸吗?帅死了!”

  “我靠(`Δ)!这身手莫不是叶问的传人?”

  一群人将凌双两人围在中心叽里咕噜的交流。

  凌双:“!”

  这场景成功的浇灭了凌双心中的怒火,妈诶!气头上的时候,竟然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地儿了!她头疼的扶额,感觉大事不妙了。

  小哥扫了眼周围堵着水泄不通的人,皱了皱眉,本来刚开始出手时没几个人看的,他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这么快就围了这么多人。他不喜热闹,不禁冷了脸,径直拉起蹲在地上傻愣愣的凌双往外走。

  见两人走了围观的人有些遗憾。

  “诶?怎么走了,打的挺好的呀。”

  “啊,我还想看帅哥。”

  “我拍了视频了!”

  “发给我发给我!”

  ……

  小哥走在前头,凌双低着头跟在后面,看向被握着的手,心里美滋滋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握她的手呢。她弯起了嘴角,不舍得打扰这刻的美好。

  “我们去哪呀?还要在这继续逛吗?”

  刚刚闹了个大乌龙,继续逛商城可能又会被围观。哎,都怪她,怎么就这么冲动呢,平时可没有这么不沉稳。都活了将近一百年了,她的性格早已经不比初入灵界的时候了。

  记得刚刚穿越灵界的时候,一直是被珏珏护在羽翼之下,她没有受到那弱肉强食的险恶,依然的天真无邪。后来……一场变故,将她伤得鲜血淋漓,她曾经绝望过,恨过。

  好在……

  她深深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熟悉背影,好在,他还在。

  “前面是就超市。”他不知道身后之人的想法,顺着路标指示往超市的方向走。他虽然对现代生活不是很熟悉,但他学东西却很快。一路经过,他观察四周,有着很多小细节,看了几处便知道了。

  “嗯嗯。”

  凌双想到过去的事情,心情有些低落,点点头后就跟在他后面不出声了。

  果然,拐了个弯就看到了超市入口,她从一排排货架之间走过,看到想也买的就拿下往后扔。小哥推着购物车走在后头,默默接过她递过来的东西往车上堆。

  “面粉、米、油、猪肉……”直到逛得差不多了她才停下来开始点货,“好嘞,我要买的差不多了。灵灵你有想要的吗,我给你买。”

  她上次在招待所跟叶子用银子换的毛爷爷还有几张呢,不贵的话还是可以满足满足他的,她从戒指里掏出几张毛爷爷给他瞧,“你看我也有钱的,今天我来付钱,你不许跟我抢喔。”

  看着她期待的小眼神,他想了想后,在身旁的货架随手拿了包,“这个。”

  她看着他手中与他格格不入的红色包装的QQ糖惊呆了,这还是草莓味的呢,“这个?”

  得到他的点头肯定后她不淡定了,笑着调侃他:“原来,我们家小哥是这样的小哥啊,真可爱。既然你喜欢,那就多来点吧,咱家有的是钱。”

  她大手一挥抓了一大把放进购物车里,没有注意到他微变的脸色,开开心心的拖着车去结算了。

  收银台是个阿姨,凌双来结算的时候盯着她看了好多眼,凌双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光了,谁让她穿着古装呢,这个时候汉服风还没有开始流行,要在2019年时候,已经可以随处碰到穿着汉服的小姐姐和小哥哥了。

  收银台阿姨面无表情重复着每天说上百次的话,“有会员吗?”

  “没……”凌双下意识的想摇头,然后想起小哥知道这个超市,可能来过这,回头问他:“你有会员吗?”

  “会员是什么?”

  “会员是……回去跟你说啊,乖。”她下意识的想解释,想想还是直接对阿姨说了没有会员。

  阿姨麻木地报价:“总共588块,现金还是刷卡?”

  “现金。”她拿出毛爷爷正要开始点,被一只修长的手阻止了,她顺着手看向它的主人,“怎么了?”

  小哥递给收银阿姨一张银行卡,淡淡道:“刷卡。”

  她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好吧,男人嘛,就是喜欢买单,那就满足他好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她哼着歌蹦蹦跳跳心情很好,手里拿着一包奶油泡芙,时不时叉一个递到小哥的嘴边。小哥瞅着眼前的金黄色的食物,皱了皱眉还是一口一口的吃了它乖乖接受投喂。

  撇了眼身边拎着大袋小袋的男人,她噗嗤笑了,谁能想到读粉们心中神一样的小哥竟能如此有生活气息。其实,读小说的时候,一直将他当成不一样的存在,而并没有想到,他也是一个凡人,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走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道中,天边已经弥漫着晚霞,光彩夺目,却又很短暂的即将消失。眺望着天空,似是看到了天边,又似是永远看不到尽头是什么样子。

  迎着夕阳的柔光,她偏头看向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轻声问:“灵灵,如果可以,你想做一个平凡的人吗。会笑,会哭,也会生气,也如同普通男人一般,喜欢一个人,与她长相厮守,度过这漫长岁月。而不是去承担那些你并不想要的责任。”

  小哥顿住脚步,没有回答,抬头看向她刚才所看的晚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能想,因为不管有几种选择,我的路都只有一条。”

  他的声音虽如平常,但她却观察到夹杂着一丝很深的叹息,她看到,他眼中透露的是坚定,但眼底藏着的却是迷茫。

  她心中隐隐作痛,家族的使命,终极秘密的守护,都压在他一人身上,除了后来的铁三角,谁又有真正为他着想过。

  她轻轻一叹,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深深看着他的眼睛,微微一笑,“不管你走哪条路,我都陪着你,你要记得,累了,就靠靠我。”

  小哥被她的笑容恍惚了一瞬,一瞬不瞬的盯着面前的女子,这个女子与他的牵扯他没有理清,但是此刻,似乎又有些不一样。她的眼睛很亮,亮的能破开心中的城墙,照进他的心底。

  ……

  长沙陈家。

  中式庄重的客厅大堂,一个穿着灰色马褂的中年男子匆匆忙忙迈进大堂,径直掀开帘子走向里面的一个隔间里。隔间里是个小书房,布置中西结合的风格,书架前放着一张长桌,此时长桌前气定神闲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不难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五官。男子正在研究手中的瓷器,看起来有些年代了。

  灰马褂中年男子停在桌前一米之外,微微弯腰道:“四阿公。”

  男子(四阿公)没有抬头,声音沉稳,“什么事,很少见到让你这般气息不稳的。”

  中年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四阿公莫怪,事关四阿公的要事,我自然是心急了些。”

  四阿公轻轻放下手中的瓷器,拿起旁边的手帕缓缓擦着手,问他:“可是他有那个东西的消息了?”

  “哑巴张已经回来了,我派了人去,相信不就便会有消息。”

  四阿公点头,“嗯,注意一下尾巴。”

  “是。”中年男子弯腰应下,正准备下去,又突地想到了什么,踌躇着没有动作。

  四阿公察觉到了异样,抬眼瞧向他,见他神情不自然,观摩了一会说:“有什么话就说。”

  中年男子闻言松开眉头,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屏幕后递上给四阿公,“这是小王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的,里面有哑巴张,还有……”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抬眼观察了四阿公的脸色。

  四阿公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平日里也不见他这个样子,今日倒是有些不同,莫非是出了什么事了?他开始严肃,接过手机看,这是一个视频,封面能看到的是哑巴张的人,跟另一个女子在交手,看不清模样。

  他点开视频,里面的两人有了动作,白日里凌双和小哥的场景开始呈现。两人交手的动作有些快,拍的这个人的角度不容易看到女子的正面。只是……

  他看着这淡绿色的衣裙,及腰长发,越看越觉得眼熟,似是勾起了年少时模糊的回忆。他的心跳忽的开始加快,紧紧盯着屏幕中的两人。就在她一个后手翻结束的时候,她缓缓抬起了头,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呈现在眼前,他的心蓦地一滞。

  是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