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夫人人设又崩了

第411章 最后的警告

夫人人设又崩了 甜四柒 6453 2022-03-17 01:52

  淡淡然的听完了这一番威胁的话语,云朵毫不在意的神情,淡然的看了上官依一眼。

  “能有什么后果?就凭你,我看你没有什么本事,也就会吓唬吓唬人。”

  听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上官依紧握着拳头,咬紧了牙关,深深的呼吸了一番,默默的转身离开。

  随后,她气冲冲的推开了蒋伯龄的办公室么门,上官依风风火火的冲过去,气恼的用力的坐在椅子上,满脸都带着厌恶的神情。

  “蒋伯龄,云朵这个小丫头好像有点不知好歹,不如我们让她尝点苦头吧,这样她也能够学乖一些。”

  这个臭丫头不仅不听她的好心劝告,竟然还敢讽刺她,敢说出这样的话,一定让云朵尝尝苦头。

  一直低着头认认真真的翻看着手中的书,蒋伯龄听完这一番话之后才微微的点了点头,随意的用手翻了一页,表情淡淡然的似乎像是听了,又像是没听,他云淡风轻的开口。

  “你要是真心想做就去做吧,云朵现在的身体这样虚弱,恐怕连点流言蜚语都承受不了,正好,贺慕凡现在正出差了,不知道如果丈夫出轨的话,刚刚丧子之痛的女人能不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情况。”

  闻言,上官依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若有所思的,微微力的眯眼,缓缓的站起身,高兴地围着椅子转了一圈。

  “可是,贺慕凡肯定是不会出轨的,这样的招数能行得通吗?”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只是他们是夫妻早晚都有联系,那这个谎言岂不是一下子就被戳破了。

  明显的听出了上官依这语气之中的顾虑,蒋伯龄动作温和地合上手中的书,默默地摆放在一旁,十指交叉着撑着下巴。

  “行不行的通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会想办法让贺慕凡联系不是云朵,不过最多只能保证一个星期。”

  看着他这温和的脸上,却似乎隐隐约约带着那种可怕的一种气场,上官依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有些惊慌地向后退了半步。

  “知道了,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云朵知道嘲讽我的下场。”

  这人平常看起来像个温柔的君子一样谦和有礼,怎么做起事来就让人有一种没有办法控制的可怕呢?

  这么想着,上官依若有所思的低垂着头,勉强的咧出一个笑容,缓缓的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几乎用手挡着脸。

  “好,那就谢谢你了。”

  看来这个人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和他的合作,还是不要再继续比较好,否则有一天栽在他手上都不知道是怎么栽的。

  此时的医院,易乔一就那些纠结的,咬着手指头,来来回回的在云朵的病房的门口走动,紧张的看着门的方向。

  原本只是想要把云朵母亲送出国,这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怎么能够想到在半路之间出了这样的意外。

  挣扎了许久之后,她有些紧张的跺着脚,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请闭着双眼,下次下定决心一般推开门。

  “云朵,那天在电话里面并没有把这件事情讲清楚,所以我今天是专程来跟你讲清楚的。”

  看着易乔一一脸的纠结,就像是赴鬼门关一样,毅然决然的神情,云朵忍不住淡淡的笑了,认真的点了点头,嘴角淡淡的上扬,带着温和的笑容。

  “嗯,只要是姐姐你说的,我都相信。”

  没有想到云朵会如此淡然,易乔一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皱眉。

  这是什么情况?云朵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吗?好歹是自己的母亲,也没有悲伤的神色?

  见状,易乔一有些疑惑的,咬紧了牙关,不太理解的缓缓抬脚走向前,默默的沿着床边坐下,轻轻的伸手握着云朵的手。

  “我本来想将你母亲送到国外去,这样她就不能随便的回来了,这样对大家都好,可是没有想到途中会出现意外。”

  或许云朵只是想把内心的哀伤隐藏起来,假装着不悲痛的样子,又或许是为了照顾她的情感,不想让她内疚才这么做。

  “我……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件事。”

  这么想着,易乔一更加内疚而又愧疚的低下了头,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渐渐的收紧了手上的力度,紧紧的握着云朵的手。

  四周安静的片刻,云朵有些痛苦的眨了眨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用力将手抽出来,覆盖在易乔一的手上,回握住她的手。

  “姐姐……我知道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是用心做的,这一切肯定是意外。”

  就算不信任任何人,她都不会不信任姐姐,易乔一是这样的良善而又这样的真诚,就算真的有些什么意外,也信她。

  默默的听完了这一番话之后,易乔一轻轻的眨了眨眼,有些紧张的抿着嘴唇,一直低着头。

  “谢谢你啊,谢谢你这样子相信我。”

  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云朵这样的信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半句质疑。

  就在这时,上官依不请自来的果断推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斜着眼冷冷的看了看两人,不满意的瘪着嘴,轻轻的摇晃着脑袋。

  “你要是相信了易乔一,那就是个大傻瓜,她做了什么事情,难道她会一五一十的和你说清楚吗?”第一文学

  随后上官依轻轻的从包里面掏出一个项链,围绕着十指不停的转动一边转,一边有一些嚣张的走进来。

  看着上官依像是回自己家一样的随意,云朵忍不住的冷冷的抿着嘴,不满意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上官依?你怎么又来了?我的病房不欢迎你,请你立刻出去。”

  云朵冷着一张脸,毫无温度的开口,果断的伸手指着门口的方向。

  见状,上官依却满意的挑动了下眉头,脚步轻缓的走到她的面前,缓缓的伸手握住云朵的手,有些不满意的弯着嘴,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难不成你是害怕易乔一知道我来看过你?”

  看来她确实是很不受欢迎,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越不受欢迎越开心,反正到这个地方来也没打算要受欢迎。

  说罢,上官依得意洋洋的用手指捏着项链,轻轻的甩动着,微微的弯下腰,笑着问道。

  “这条项链你应该在你母亲那里见过吧?是不是很眼熟?”

  听完了上官依的这番问话之后,云朵微微的侧过头仔细的盯着她手中的项链,细细的查看,有些眼熟的皱着眉。

  “我确实在我母亲那里见过这条项链,可是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这条项链当初在母亲的手上确实是看到过,可是这怎么会出现在上官依的手上,这不太对呀。

  “说明你母亲之前曾经见过我呀,在那个时候她曾和我说过,有人逼迫她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儿……”

  还没等云朵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见上官依神秘兮兮的伸手挡在嘴边,压低了声音悄悄的开口。

  “我想这个人我不用明说,你也知道是谁吧?”

  一直坐在旁边,脸上基本上没有什么神情,只是警惕的盯着上官依的易乔一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起身走到一旁。

  “哼……你这话是不是在说我啊?你想冤枉我?”

  这暗示的简直就是明事想说什么话,大家都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又想玩什么把戏。

  闻言,上官依却像是听到了一个什么令人震惊的消息一样,顾作惊讶的捂着嘴,有些坏笑的摇了摇头。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话呀?我可不敢冤枉你,何况我也没有说是你呀。”

  看上官依阴阳怪气的样子,易乔一无奈的看看双手毫不在乎的点了点头。

  “话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我还需要猜吗?既然是针对我而来就直接说吧。”

  既然是有备而来的,想说什么话就直接说吧,这场戏最后要怎么演,她倒是挺想看看的。

  看着易乔一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似乎这一切好像都不是很在意,上官依眼神之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狠厉,随后淡淡然的转过身来看着云朵。

  “你就不想知道她对你母亲做了什么,她很有可能是故意要杀害你的母亲。”

  说完之后,上官依眼睛微微眯起,神秘的走上前轻轻的伸手搂住云朵的脖子,压低了声音。

  默默的听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云朵不动声色的扭过头来,微微的打量了一下她,忽然伸手捂着嘴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还是和那天一样那么愚蠢,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说完,她冷冷的推开她的手,坐直了身子略带挑衅的歪着头看着上官依。

  “你不是说你这条项链是从我母亲手上拿走的吗?可是我见到她的时候,项链在她的手上,自从她惹祸走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说完了这番话之后,云朵缓缓的伸手接过她手中的项链,仔细地摊在手中,认真查看起来。

  “按照正常的时间推算,是她走了之后出的意外,也就是说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去见过你。”

  实在是太神奇了,做什么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去看上官依,不觉得这一切很奇怪吗?

  淡淡然的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云朵微微的抬头用余光看了看上官依脸上的神情变化,有些不自然的握紧了拳头,云朵了然的一笑。

  用手撑着床的边缘,默默的从床上走下来,

  “我却有一些好奇,你说我的母亲为什么离开我之后不去找你口中所说的和她有交易的易乔一,却偏偏见过你?”

  这还不算是不打自招嘛,其中的关系都不需要说的太过清楚。

  淡淡然的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云朵的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意味深长的看着上官依,见她神情有些惊慌,云朵有些无奈的耸动了下肩膀。

  “还需要我说的更清楚一些吗?还是你的脑子不灵光,需要我帮你继续捋一下逻辑?”

  说罢,云朵轻轻地嘟着嘴,缓缓的抬起手,敲了敲脑袋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