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正文卷 第133章 有何吩咐?

启航1999之大国建工 流浪旧城 4497 2022-03-17 01:40

  “师弟,快回来,我们有件大事需要和你商量。”

  曾轶铭听到这个天籁之音,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他知道,蒲琉那边一定有了好消息。

  “电话里不能说?”

  “你回来就知道了!”

  曾轶铭重新回到了实验室,他看到整个实验室又多了一些新面孔,地方变得有点拥挤,大家的工作紧张又井然有序。

  蒲琉穿着白大褂出来刷试管,正好看到他回来了,赶紧将试管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稍做一番交代后,将曾轶铭带到了他的办公室。

  “师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的东西研究出来了。”

  他说完在一个角落里拿出一块白色的泡沫块递给曾轶铭。

  后者闻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打火机,就当着他的面用火炙烤那块泡沫。

  肉眼可见,这块泡沫抵御住了火焰的炙烤。

  曾轶铭放下它,淡淡地说道:“我要它的所有试验数据。”

  他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这件实验室出来的,所以想到调取试验数据,他也想弄明白,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将这种东西搞出来的。

  “你手上拿的这块还不太完善,目前不能抵挡超过150度的高温,所以我们现在加紧攻克,目标是200度。”

  曾轶铭对这种材料不是特别了解,科学是严谨的。

  “办公地点不够了你直接将旁边的租下来。”

  蒲琉郑重地点了点头,将现在面临的问题提了出来。

  “这些你不说我也处理好的,只是增加了不少人,每个月工资可不少,你得准备好这部分资金。”

  曾轶铭无奈地点了点头,没办法啊,企业必须面临的问题。

  “你给大家说一下,产品上市后大家都是功臣,我们不会亏待大家的。”

  不画饼不行,不画饼怎么激发大家工作的激情?

  “他们来的时候我就说过,工资需要压一个月,这样也能减轻我们的资金压力。”

  蒲琉之所以将工资日期延后一个月,他心里也有数,到那个时候,正好产品也上市了,会有部分资金回笼。

  曾轶铭又何尝不知道,他站起来拍了拍蒲琉的肩膀。

  “师兄,尽快将专利拿到手,顺便组织人将技术规范编制出来。人手不够你就回学校去找。

  另外,产品我准备先出给小城建工和颐和地产公司旗下项目。”

  他这样说就是要让蒲琉放心,既然货都找到下家了,他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还能不快马加鞭?

  他离开实验室后,左想右想都觉得用自己的名义去占实验室的大头不合适,于是他又去高新区咨询了公司办理相关程序,准备用这家公司的名义替换他所持有的股份。

  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出资最少的咨询管理类公司。

  这类新公司的注册资本最少,只需十万元。

  但新问题又来了,办公地址和资金如何落实?

  他目前可没这么多钱,怎么办?

  他本能地想到了借,地址和资金都去借。

  王力?想想就算了,不可能的。

  最好薅羊毛的可能只有王慧了,他也只认识她。

  但找一个女人借钱?

  算了,等等再说!

  还是等工程款到账了再说吧。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只听电话中的男中音说道:“曾总,我是老刘,前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刚和老黄聊天才知道你电话,你想在哪里?”

  曾轶铭一听,养猪大佬打来的电话,这又有好事发生啊!

  “哟喂,刘大老板,你可算想到我了,我刚在蜀都办完事,有何吩咐?”

  大佬刘飞爽朗一笑:“我让工程科的王勇联系你,告诉你,这次除了要新建化粪池,还有一些修修补补的东西。”

  曾轶铭一听,爽到飞起,他最喜欢这些活了。

  他强装镇定,问道:“刘总,预付款应该没问题吧。”

  “当然了,你办事我放心,当然,款项你也应该放心。只是有一点,我的场子里防疫搞得严,你只有一周时间,好了,具体的王经理会给你交代的,我这就将他的号码发给你。”

  来活不可怕,怕的反而是这种急的,质量不好把控啊。

  要是以前,曾轶铭绝对不敢接这么短工期的活,但是现在预制成品件一出,化粪池这块是没有问题了,但是其他呢?

  想想就头疼啊~

  曾轶铭接到了王勇打来的电话,约他明天去他办公室谈,地点就在江河镇上。

  他重新赶到王勇的办公室后,后者脸色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告诉他:“化粪池每个猪场都要安装,前期建五座共计两千六百立方,每处配套百米左右的排水管道,每立方米单价700元。”

  曾轶铭确实是被刘飞的魄力震慑住了,他愣了一会神,终于反应过来了,看起来很大一坨肉,其实全是骨头。

  单价底就不说了,还要搭五百米左右的管道,这就是甲方爸爸的可怕之处。

  王勇看曾轶铭半天没说话,借喝水掩饰了一下心中的得意,原本这个事情他都和小舅子说好了。原定的单价是720元/m3,管道部分单独算,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面对曾轶铭这种虎口夺食的家伙,他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他也是昨天才得到刘飞的安排,将这事同家中管事人一说,好家伙,搓衣板上跪了一宿。

  “王总,这单价有点低啊,也不是不能做,关键是它影响质量。还有,刘总给我说的单价可不是这个价?”

  刘飞并没有给他说价格的事情,他现在为什么要提出这件事呢?

  曾轶铭认为,让他吃亏可以,但是这个亏要吃在明处,这个价格比他前面做的几家低了那么多,人家尾款都还没给他结,现在他一旦签下这份合同,前面几家怎么想?

  会不会和他按这个价格结算?

  隔得远还好说,重点是这些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圈内人。

  曾轶铭也不敢拿他的信誉在这件事情上赌。

  “不好意思,王总,我刚才过来太急了一点,容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他要借这个时间好好和刘飞谈谈,这个价格他可以做,但是必须让刘飞帮他保密。

  刘飞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也没对曾轶铭做任何回应,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了解一下情况,你回去等我消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