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冷宫废后只想修仙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一章 引路人

冷宫废后只想修仙 三两星星 8652 2022-03-17 01:24

  “云。”

  经过长时间学习,他们之间沟通已经毫无障碍了。

  开始他还会留修炼中不懂之处来找她请教,后来他的进步神速,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星辰。

  那是一颗星河图上不曾记载的星辰,陆绮云想,真正的星河,大概哎陆家流传的星河图更加广阔无垠吧。

  “初”给他的星辰起名天初星。

  自从“初”容颜不改后,他和部落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毕竟“初”和她都是部落眼中的异类,人类排斥异己的本能深入骨髓,知道他们与众不同后,态度自然随之转变,那是一种敬畏又惧怕的态度。

  “初”为此失落了一阵,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

  某一天,“初”将部落首领交任给部落一名年青力壮的青年,这个由他一手组建保护的部落交到了他的后代手中。

  一代权力的交替意味着一个短暂时代的落幕,与“初”相对稳健的风格相比,年轻首领显然更热衷于冒险开拓。

  部落的孩子越来越多,粮食需求越来越大,男女分工越发明确,只依守在湖边山脚这片区域已经无法满足他们了。

  “初”觉得太着急了,尽管他很久没出面管部落的事了,但在听到新任部落首领打算在冬季到来之前带着全部落迁移进入森林的消息时,左思右想后还是找新任部落首领谈了谈。

  “初”认为太冒进,迁移据点大可等到入春后。

  陆绮云习惯了让神识延展到最大范围,即便没有刻意去听,也知道谈论的结果是不欢而散。

  部落到底是“初”的心血,哪怕让出首领之位,也无法像陆绮云这样完全做到置身事外。

  森林边缘他们去过很多次了,那里物产丰富,十地肥沃,足以支持部落的扩大,到时候湖边木屋群就能作为后备据点。

  新任首领信心十足,他认为“初”的担忧不过是杞人忧天。

  边缘几乎没有大型猛兽踏足,他将青壮力量分作两队,一队保护女人儿童,另一队开疆拓土,他手持石矛,勇猛地冲在最前方,为部落扫除一切危险。

  部落队伍沿着任林前行几天,高大树林遮天蔽日,一直绷紧的神经令首领面容难掩疲惫,所以没注意到地上层层落叶掩盖下的猛兽足迹。

  “吼——”

  伴随着一声兽吼,那快如闪电的身影从侧方奔来,利齿直接撕咬下一个孩童的右臂!

  部落队伍登时乱了,首领指挥着男人反抗,锋利的石矛掷在猛兽身上竟只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痕。

  那猛兽后肢蹬起约有两人高,尖锐的獠牙近三尺,它阴险获诈,受伤了就缩回密林,没一会又出来挑衅。

  知道男人难对付,就专挑孩童下手,女人们死死地护住孩子,仍是避免不了受伤。

  潮湿的空气里染上血腥味,首领大吼着撤退,血气会引来更多饥饿的猛兽。

  当首领下达命令后,几人明显有着不同意见,如果就地折返,部落成员就白死了!

  僵持之间,密林中亮起数双碧幽幽的眼睛。

  结束修炼,陆绮云睁开眼,眉心间挤出一道浅浅的纹路,被数只猛兽围攻,这对部落无异于灭顶的打击。

  正想着是直接干涉还是让“初”出面时,神识已经捕捉到“初”的位置。

  他仍是放心不下,去湖边木屋找了圈,没看到人就一头冲进了森林。

  身形如猎豹,灵气亲昵地围在他身侧,像是被风托着。

  陆绮云心神一动,感觉到“初”无意识间调动的星辰之力。

  灵气,风,雨,雪,星星……

  星辰之力源自星辰,星辰以及世间的一切都从混沌中诞生,所以星辰之力可以说是万物起源——混沌之力演化而来。

  墨发无风自动,那层薄薄的瓶颈毫无征兆地被一缕念头冲破,就像泄洪般打开了一个闸门。

  丹顶鹤黑豆眼一转,捞上银团和地上的食妖花,往远处飞去,这货又要进阶了,这速度还过得去吧,勉强能入鹤鹤的眼。

  银团撑着前肢,探头看向陆绮云的方向。

  灵气围绕在她身侧,两颗星辰一左一右地护持在旁边,紧接着,飘荡着的灵气化成了雨水,没一会又变幻成冰雪。

  星辰之力能支配的不仅是星辰!

  还有因星辰而诞生的自然力量。

  “砰砰”地心脏跳动声中,陆绮云的神识看到“初”一脚踹飞了一只猛兽。

  部落损失过半,首领气息奄奄,女人围着孩童泣不成声。

  到底晚了一步。

  这时,“初”抬手叫出天初星,混沌中诞生的第一颗星辰。

  随着星辰的旋转,银河倒挂,陆绮云看到了一生中最震撼的场景。

  天幕中繁星汇聚成河,宛如一条悬在空中的银色丝带,丝带从天空坠落,在天初星的牵引下蜿蜒起伏,湛蓝的银河跨越时间,承载着天地初开至今的漫长岁月长河。

  陆绮云一心二用,一半神识凝视着“初”,另一半神识引导灵气进阶。

  身体变得很轻盈,星辰之力游走全身,不知不觉达到了星脉承载的极限,星脉贪婪地扩张,泛起一股火辣辣的疼。

  饶是陆绮云,也在这股不容忽视的疼痛下溢出一丝轻吟。

  “初”扬起手,天初星划出一道弧线,落入倒挂的银河中。

  紧接着,银河倒流,岁月境迁。

  陆绮云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时光逆转,与此同时,星脉绷到极致,银河中溢出的星辰之力笼罩住她,那力量太过于强悍。

  明明是求之不得的馈赠,此时却如同催命的毒药。

  豆大的冷汗滴下,幽冥火窜出修补她的身体,并不温暖的火焰覆盖住全身后,陆绮云得以喘息一口气。

  星脉从底端开始崩裂,陆绮云一咬牙,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她探查不到“初”的星脉,是不是因为他每条筋脉都是星脉?

  这才是最初的古氏血脉!

  既然如此,陆绮云将暴走的星辰之力往其他筋脉上引导。谷譐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陆绮云此举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根本没给自己留一点退路,她只是在赌,赌自己的直觉,赌“初”就是馈赠的引路人。

  神祇的力量不像这个界面能存在的,陆绮云想,无论神祇是谁设下的,这人似乎挑剔又严苛,这样的试炼足以把人逼疯,但相应的,馈赠也能达到最丰厚的水准。

  当看到时光逆转,部落成员起死回生后,陆绮云就决定赌这一次。

  星辰之力的极致就是逆转时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成为世间真正的主宰。

  毫无疑问的,她的心脏激烈的跳动,渴望变强的种子生根发芽,开出最美的花。神祇背后的人借“初”的手向她展示星辰之力的神奇。

  当第一缕星辰之力被神识挤压着流入普通筋脉时,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全身,像是被五马分尸,四肢躯体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幽冥火又窜高了几分,陆绮云强忍痛苦,唇角勾起一个弧度。

  筋脉能承受,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神识沉浸其中,内视自身,湛蓝的星辰之力在神识的拖拽下一点点地流向普通筋脉,筋脉内原本的灵力被挤压出去,更为蛮横霸道的星辰之力充斥其中。

  第一缕,第二缕,第三缕……

  筋脉疼得厉害,可是陆绮云看到筋脉底端堆积星辰之力的地方一点点的变成了墨蓝色。

  是可行的!

  古氏血脉在万千年的传承下被稀释,但相应的,古氏血脉拥有的潜力也是无限的。

  筋脉改造的过程痛苦而漫长,幽冥火一遍遍地修复她皮开肉绽的躯体,脑袋因为过度使用神识阵阵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丹田内凝缩的灵力突破了界限。

  元婴后期!

  灵力灌入丹田,攀升的气息远远没有停止,筋脉中重新充沛的灵力像是给陆绮云的筋脉改造又添了一把火。

  当一条筋脉改造成星脉,陆绮云锲而不舍的引导着剩余的星辰之力走向另一条筋脉。

  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改造的速度加快。

  “司星,你这位后人真是……”

  封尧看得咋舌,他对星脉知晓一些,不知还说陆绮云无知还是胆大,“她就不怕死吗?”

  他的后人人数是最多的,可惜没一个他瞧得上的。

  司星望着水镜,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显然不似先前漠不关心的模样,现在注意力全集中在水镜上。

  丰腴女人忍不住酸了,“哎,看看人家。”

  对应粉黛的那面水镜已经一片漆黑了,意味着粉黛没有通过考验,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后人,结果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和她相反,妃卿心情不错,掩唇轻笑:“像司星这样的好运气万年难见一个,我看你那后人还是有几分天赋的,等到了神祇殿随便拿个宝贝,运气好也能飞升嘛!”

  “哼。”

  丰腴女人不领情,讥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除了陆绮云,就属妃卿后人的表现最亮眼了,那只噬空兽着实厉害,很难想象在没有《化气诀》的配合下,他是如何忍耐着血之力的负面作用饲养出这般强大的噬空兽。

  众人交谈时,粉黛沿着弯绕的通道走了几天,至今仍心有余悸,她的混沌世界里,有一位剑神开天辟地,然后开宗立派。

  她如惊弓之鸟,四处在世界里找出口,她压根不信魏俞说得机缘,陆绮云会这么好心?

  她认定这是一个阴谋,或许他们想用她来探路?

  总之她必须离开,后来剑神的宗门爆发了一场怪病,凡是修士修炼到金丹就会爆体而亡,恐慌不断蔓延。

  粉黛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是跑,但她又想,万一真是机缘呢?如果她的治愈之力能治好怪病,剑神一定会拿出很多宝贝奖励她。

  悄悄进入宗门,找了具尸体尝试,她发现那人刚结成的金丹上附着了一层狂暴的能量,治愈之力的确能治好,但代价是将狂暴能量吸收到自己体内。

  疯了才会舍己救人!

  粉黛发现狂暴能量会在修士之间传递,所以她急忙离开了宗门。

  后来,宗门尽灭,世界仅剩她一人,她在无尽的世界里不知困了多久,在她心境崩溃之前,又再次回到了先前弯曲的通道。

  走出通道后,粉黛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处悬崖峭壁上,前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峦上屹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粉黛万分惊喜,“天宫!”

  那宫殿与死海之上的宫殿群一模一样。

  用法器飞过悬崖,宫殿的大门朝她打开,粉黛停驻片刻,生怕是一个陷阱,可当她看到宫殿中金光闪闪的法宝时,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迈了出去。

  粉黛是第一个到达神祇宫殿的,她挨个法宝看过去,每个都爱不释手,除了法宝,花园还种着大量仙气萦绕的灵植,很多都叫不上名字。

  想趁着没人来,把法宝尽数收入囊中时,粉黛浑身一僵,明明空无一人的宫殿她却听到一声饱含怒意的哼声,似在斥责她的贪婪。

  许久,粉黛才敢动弹,四下张望了会,“前辈,我初来乍到,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这些法宝……”

  有了法宝,就能找陆绮云报仇雪耻!碍于那道哼声,粉黛又等了等,手指碰到一件古琴法宝时顿了顿,那声音没在出现,她大着胆子把古琴收入储物袋。

  粉黛狂喜,手又伸向下一件法宝,指尖刚碰到法宝,脑袋就针扎般的刺痛,那哼声搅翻识海,粉黛踉跄地倒退一步,面色白如金纸。

  她明白了,只能取一件!

  顿时懊恼的很,早知道再挑挑了,古琴感觉没什么攻击力,她又不擅音攻!

  还好自己来的早,还有灵植能挑,粉黛赶紧跑到花园,把那株结满红果子的树小心翼翼地挖了出来,果不其然,声音没再阻止她。

  粉黛刚把树收起来,宫殿外迎面走来一个人,她下意识地想藏起来,可除了二十几根立柱,殿内一目了然,没有藏身之处。

  白家老祖知道宫殿有人在,但他不屑一顾,激动的目光落在那些法宝上,他和粉黛一样,冲过去就想往储物袋里塞。

  但一念之后,他的手停在半空,探究的视线扫向粉黛,这些东西如果好拿,这丫头岂会蠢到不拿?一定有诈!

  7017k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