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快穿)炮灰的反击

章节目录 96 开始*结束

(快穿)炮灰的反击 青底白纹 10643 2022-03-17 01:20

  赶到剧组之后,女主角的人选已经确定下来了,或许是因为任以泽的态度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最终还是被名不见经传、有“走后门”嫌疑的唐语花拿下了这个角色。

  这大晚上的,任以泽没有表现出一丝顾虑,无视了唐语花想要避嫌的心情,拒绝了她提出分时间进剧组的请求。几乎是被任以泽从身后逼进门内的,唐语花一脸尴尬地与在座的剧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特别对着导演表达了歉意。她特意与任以泽拉开了距离,在场人员还是可以捕捉到了任以泽与唐语花之间不可言说的气氛。

  尽管大家的目光含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任以泽还是神色不变地大方坐在了饭桌上那个预留出来的空位。唐语花站在门口有些犹豫,前一秒还在饭桌上言笑晏晏的玉蝶却是体恤的起了身挽住了她的手拉到了身边坐下。细声细气地向唐语花祝贺她拿下了女主角的角色,仔细辨来,玉蝶的脸上喜气洋洋不是作假,她还小声地和唐语花咬了个耳朵,道了声恭喜。唐语花恍然环顾一圈,果然没在这个剧组人员见面会里见到王霄玟的身影……看来玉蝶是当真认为她夺走了王霄玟的内定女主角。

  这个剧组也算是财大气粗了,为了今天晚上的见面会给所有重要角色在摆布饭局的五星级酒店内都安排了一间房。饭局已接近尾声,醉态萌发的人不在少数,唐语花受不住那些酒静上脑的人们暧昧地刺探,毕竟连她自己也没有理清和男神的关系,于是寻着一个借口,快速回了酒店的房间里。这一场饭局里,她也得了不少信息。

  王霄玟前来试镜倒不是哥哥属意的,不过是收到了剧组寄来的本子,自家经纪人见剧本合适、导演阵容强大,简直和天上掉的馅饼一样,当即就把她推去试镜了。她也算是娱乐圈里为数不多的心性单纯之人,混迹二三线多年第一次接到这种大制作,以为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了赏识,心情一高昂便忘记质疑这馅饼的来历了。直到试完镜接到了唐允念的电话,兴奋的情绪才如泼了盆冷水一般低迷了下来。她的角色居然是几个月前不辞而别的王忆空给定下的,而那个。而那王忆空再度出场却是和自己捡回他时连名字都记不起的小可怜模样大相径庭,自称是意大利赫赫有名的某黑手党家的小少爷,不仅扬言给她内定好角色,更是嚣张到要把她所属的天宇国际公司给买下!

  了解到情况,王霄玟的内心只能飘出讽刺的呵呵两字,她从来都厌恶黑幕潜规则,自己也绝不可能成为黑幕。没有了加入这个剧组的心思,王霄玟走得也是干净利落,候补演员空缺了个席位,又鉴于比唐语花还更新的新人玉蝶在试镜时候的出色表现,忽略了她与经纪人上演的那通闹剧,她也成功被分到了一个戏份很重角色讨喜的配角……这一切该说是可喜可贺了。

  很显然出现这个情况是两个世界线出现了重叠的缘故,所幸在发生不可挽回的碰撞前,回避了祸端,这大概也多亏了哥哥……

  唐语花看着手机上显示为陌生号码的短信——来自王霄玟师姐,除了简略提及暂时息影的打算,最后还提到了一封唐允念留给她的信件,就放在唐语花房间枕头底下。唐语花默默地看了一眼她还没来得及住上一夜的豪华酒店,叹了口气,她下次来就得自费了,虽然她不缺这钱。

  ——————————————————————————————

  在枕头上发现了王师姐提到的信。信封下的素色信笺上面不是唐允念的字体而是方方正正的印刷体,只是叙事的口吻还可以看出自家哥哥的风格,信里唐允念没有提出她的真正身世,仅仅是说明他已经为自己打点好了一切,她可以安稳的实现她成为最出色演员的梦想,幸福的度过她的一生。至于在她身上的系统则是最后赠送给她的礼物,读到最后,唐语花将信翻了一面,背后有一行手写的小字:一切安好,无需挂念。

  唐语花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唐允念不是她真正哥哥的事实。她只是一直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慢慢地入戏太深,这个忽如起来的幸福大小姐生活也变成了心安理得的一件事情。从小就被唐允念逼着接触了太多东西,她却是茫茫然漂浮其中,寻不到一个方向。直到青春期到来的时候,唐允念突然给她灌输了一个莫名其妙成为最顶级演员的梦想,糊里糊涂地被塞入了天宇国际公司成为空降的重点培养对象。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期待,因为反抗无用,扪心自问,或许她的内心对于演戏确实有一些期待。如今种种不合理联系在一起,唐语花忽然意识到一种可能,唐允念遇见过一个把顶级演员当做梦想的自己。

  不确定的的东西还有很多,在迷茫不见真相的前方,唐语花还是决定先把成为影后的目标实现了,等到那个时候她或许可以更加清楚一些出现在她身上的谜题。

  ——————————————————————————

  正式拍摄开始之后,唐语花就开启了不ng的开挂模式,导演全然忘记了自己曾经对唐语花抱有的偏见,因为在镜头前的唐语花表现出的样子和剧本中的主角完全契合。

  知道唐语花短时间内将演技从差强人意提升到角色附身程度的秘密的也就只有任以泽一人了,毕竟每一次摄像开始,唐语花便会被被动拉进剧本中的世界,而曾和唐语花的系统紧密相连过的任以泽同样还保留着这份影响,会和唐语花一同被拉进那个虚拟世界——也多亏如此,唐语花才能在导演喊“卡”之后即使从剧本里醒来。

  不过这也有不良后果,每一次两人有亲密对手戏时周身围绕着的其他人无法插足的立场,很好地加剧了剧组人员对两人花边绯闻的肯定,看着两人的眼神愈发暧昧,使得唐语花有些许不自在。任以泽对此从来不作辩解,直到受不住的唐语花前来与他探讨澄清绯闻的办法时,脸上才有了些微妙表情,沉默了半分钟,才冷冷地说了一句,此时无声胜有声。唐语花思考了一下,还是觉得男神那清者自清的态度有些不妥,可直觉到他不大美丽的心情,还是闭了嘴,既然男神无所谓了,她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这绯闻传起来,还是任以泽比较吃亏。

  剧情快到尾声,迎来了第一场吻戏,拍摄一开始,唐语花便已经进入了剧本世界,迎来了一个真实而激烈的亲吻,剧本需要,还是她为主动方。导演喊“卡”之后,唐语花慢慢缓回神来,感觉到围观群众看向自己时皆是意味深长的目光,看清了由于自己太投入于吻戏而把任以泽的戏服扯成了那副凌乱的模样,以及他下嘴唇被自己咬出的伤口,唐语花默默地红了脸,明明她的衣服更乱,她的嘴唇也出血了,为什么只有看她的时候用一种看禽兽的目光!……解释只是平白添乱,而这个吻于二人而言确实是用力过度了,唐语花思索着或许需要和任以泽深入交谈一次,最近一直用演戏麻痹自己,松懈下来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谈清。于是乎,在离开剧组之前,唐语花偷偷给任以泽塞了一张纸条。

  夜晚,唐语花在自家的庭院里走来走去,任以泽按照约定的时间准确的出现了,看起来还是那张无波澜的脸,完全没有为白天那个意乱情迷的吻所困扰的样子。

  沉默半天支吾不出一个开头,唐语花的额头被他支起的食指弹了一下,“你还在苦恼白天吻戏的事?反正这也不是你主动献吻的第一次了,我习惯了,不用在意。”唐语花抬头看见了任以泽不以为意的表情,她也想起了自己试图攻略温禀轩时献出的那个毫无章法与意义的吻,他当时也是这幅不为所动的样子,突然感觉心中郁结,急急辩解道,“那是剧本所需,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所以才不放在心上……”任以泽低低地回了一句,眸色暗沉,唐语花却是不太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仰头望去,却是正好看见了任以泽靠近的俊脸,嘴唇被轻轻的吮了一口,浅尝辄止,唐语花呆了呆。“这样才是有意的。”“任以泽说,眼眸映出温暖的月色,“所以,希望这次你把它放在心上。”他的手温柔地抚摸上唐语花的脸颊,冰冷却缱绻的温度,“知道我为什么进娱乐圈吗?”他专注地看向唐语花因为迟疑而有些呆萌的俏脸,“因为你一直找不到我,我只好站到你可以看到的地方。”

  ……

  识海里似乎想起了绚烂的系统音,唐语花捂着左胸口,她感觉到,一个新的世界线开端从此刻诞生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与自己相连的世界线,这一次她成了主角。

  ——————成为唐允念之前的事——————

  星际3356年,简年174年。

  在向帝都第一国立大学提交了完善版的《世界源能量辐射理论》之前,那乾陵从没想过他会把拿到的巨额成就奖金全部用于了这项他自己也存有怀疑的、理论成立、现实却总无法达成的假说上,直到那个素以“实验疯子”的称号闻名的克莱兹英森特找上门,给他送上了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嗨,朋友,我们来支配世界吧。!他蔚蓝的眼睛里燃烧着一团炽热的幽火,那乾陵一眼就能看透他疯子的本质,平静无波的黑眸中划过一缕幽光,“计划?”游走于理论文字拼构的世界太无聊了,他也想找个兴头。

  ……

  在见到创世一号的第一眼,那乾陵就看出了这个东西的价值,英森特那个家伙还真弄出了雏形。增幅精神力,达到和某个世界的磁场共振的频率,从而完成精神体穿梭世界的目的。不过一号的体系不足以支持往返的所有旅途,只有夺取被那个世界所眷顾的命运之子的气运作为能量补充才能回航,而投发过去的精神体也只能寄生在一个气数枯竭的人身上,也就是说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英森特需要时刻监控机器的运行情况,实验者的任务自是落到了那乾陵的身上。呵,有趣。那乾陵闭眼躺入了创世一号,或许从现在开始,他的世界可以多彩一些。

  ——————————————

  走过了五个世界,创世一号也顺利升级到了5.0版本,至少在投放世界之前可以预测到精神体进入的身体的具体情况了。创世一号投发时,出现故障,令那乾陵失去记忆纯白附身,那还当真费了一番功夫完成气运的掠夺返回现世,所幸他是心性坚定之人,不至于迷失于那片世界。英森特在那之后便改进了机器,升级到5.0版本的时候甚至可以把掠夺的世界气运多余的能量截取出来,发展成新能源。

  那乾陵初初提出此构想时,英森特的眼睛就亮出了光彩,他最喜欢把不可能的假设变为可能,这也是他缠上那乾陵的原因。不过,在那乾陵预备测试创世5.0版本时,遵循心里的那一丝不妥,他还是开口警醒了一句,“现实只有一个。”理所当然地得来那乾陵一记冷瞥,他回以一个轻浮的笑容,“万一你迷失在里面了,我就困扰了。”他只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你是第一个主动试验我作品的人,我的私人实验体。听闻那乾陵那声消散在创世5.0里的轻嗤,英森特捂着胸口收敛了笑容,蔚蓝的眼眸里是一片暗沉的海,所以,你可不能背叛我。

  ——————————————————

  精神体投放成功,那乾陵从一个虚弱地蜷缩在某夜店角落的厕所里的人身上醒来,点开了随精神体漂流过来的系统,快速地扫完这具身体的全部资料,那乾陵的眉头皱了皱,这情况不能在糟了,果然想要获得更多的能源,夺取气运的难度也会增大。

  省略那长长的一段家族荣誉缀名,现在他的身份为史维特道格尔尼,是海外有名的黑道巨头道格尔尼家族掌门人嫡孙正妻所生之子,正统嫡位继承人。可惜他并不是世界所眷顾之人,相反,他碍了这个世界命运之子——他父亲所生的私生子的道,换句话说是传说中主角的垫脚石。把之前的剧情概括起来便是,不被命运眷顾的史维特爱上了那位私生子的命定情人即这个世界的女主,被爱情蒙蔽双眼后,原本极高的智商暴跌,做出一系列脑残举动,惊吓到了这朵纯洁的小白花,惹怒了命运之子,被他设计了一场车祸,身子落下病根后,又下药扔到男人堆里,在道格尔尼家族的重要聚会里直播了一场男人间的活春宫……最后因为小白莲女主的几滴眼泪勉强留了史维特的性命,把被家族彻底放弃的身心俱伤的史维特扔到了一家夜店,任其自生自灭。所以现在,他是一个被现实打击得抬不起头来的体弱牛郎?啧,有趣,史维特埋在黑暗中苍白的脸上浮出一个冷漠的笑容,绝路他也要劈出条路来。

  可悲的是,这具身体剩下的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便只有这美颜了,混血的缘故,史维特有一张极其精致的西方标准的脸,瞳孔的颜色与发色却是继承了母亲的墨黑,两者结合在一起,加之他现在病态的苍白,无疑是不可多得的绝色,这也是他到来之时蜷缩在厕所的原因。自因中药而被男人玩弄还直播后,他心里已留下了极深的阴影。夜店通知他被那间最高级的包厢里的人看中送酒后,他便意识到了里面要的不是酒是人,不堪去承受折辱的史维特拒绝了这个要求,很自然地被夜店人员拉进厕所以教育之名暴打了一顿,于是那乾陵过来了。分析至此,史维特的眼睛眯了眯,高级包间里的大人物?大概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名为“金迷”的夜总会实际上是与道格尔尼家族对立的另外一个黑道大佬手下的私人场所,那私生子也是打着不能让你死也不会让你好好活的念头,把他丢进了这个地方,他的小手脚确实是成功了。不过,那是针对那个已经死去的史维特道格尔尼,现在的他有足够的能力,在不出卖色/相的前提下,得到那个包厢里头大人物的帮助。他也需要一个垫脚石。

  理了理自己的领结,史维特停留在房间的门口,忽略掉身体的疼痛,脸上是一派无动于衷的清然。他知道,这间包厢里是托米契家族分家的下面的一个小堂主,对于曾经的史维特来说只是个小虾米,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却是刚刚好。抹杀这种等级的人取而代之,有九成把握。也多亏那些个“教育者”识趣,知道打人不打脸,还能刷个脸卡,不然今日他便难以进入这个包厢了。史维特单手拖着摆酒的托盘,空出之手抱拳捂嘴咳了咳,擦干净血水,史维特的脸色更是煞白了许多,肋骨断了三根,得速战速决。

  只是给自己调理状态的短暂停留,史维特也不曾想到会生变故,待他打起精神的时候,面前突然多了一个浑身飘着酒气,眼神迷离,脸颊绯红的女人。她摇摇晃晃地摔在史维特的身上,湿哒哒的露肩包臀晚礼裙蹭到史维特的衣服上,整洁的衣服表面沾上了不少污渍。史维特皱眉,忍住了因她触碰到自己伤口而要溢出口的闷哼声,克制而礼貌的开了口,“小姐,这里不是随便谁都能进来的,你需要清醒一下。”

  他并没有做这个女人靠柱的打算,即使这个女人生得一张惹人怜爱的脸。女人无视了他的冷淡,费力的睁开眼睛,瞄了一眼史维特胸前的铭牌,舌头有些打结的念了出来,“史…史维特?唔,好…名字。”她踩着高跟鞋,站稳了身子,“辛苦了…s--ee-t小甜心,送酒的粗活就交给我吧~”她夺走了史维特手上的酒盘子,扭着醉酒的小步子,走向包厢,手摸到了门把。忽而脚步顿了顿,扭回头来,对着史维特阴沉下来的没有血色的脸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小甜心~你太弱了,进去了可承受不来哟~”她暧昧的抛了一个醉醺醺的媚眼,“别…这么不…开心的站着了…或者…你更喜欢我叫你糖…糖?唔,糖糖,你应该去医院看一下。”她说完话,便扭门开了包厢的门,扑鼻而来的麝香靡迷之气令史维特面色更加不好,他听见里面一个男人夹杂在□□里面而有些飘渺的声音,“哟,稀客呀~这不是花梓美人嘛……”

  咯哒,是门关上后从里面锁上的声音,把里边的气味与声音与外界全部隔绝了起来,史维特站在门外久久没有动,良久他冷笑了一声,握住了包厢的门把手。上面似乎还隐约残留着那个女人手心的湿濡,史维特闭了闭眼,门锁自动解开了,他扭开动了门把手。

  这种女人是真的没有眼力价,史维特打开了房门,他得尽快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拉出来,他的计划不能被打断。出乎意料地,他对上了那个女人看过来的冰冷的眼睛,纯粹的黑暗汹涌着一团疯狂的漩涡。他认出了这个适才还醉眼朦胧的女人手里举着的一个袖珍摄像头,拍摄着,这间屋子里面男女正在进行着的让人不忍直视的最为原始的运动。她的晚礼服扯碎了不少,几乎露出半边完美的浑圆,胸前那团软肉上还留有明显的红痕,如玉的脖颈上残存着一个流血的牙齿印,她正一脚踩在昏迷在地上的那个小堂主不可言说的部分,和史维特对视几秒后,她终于蹙了蹙眉,脚下却还是一个用力碾了碾,听见身下那个昏迷着的面无人色的小堂主无意识的惨叫声后,她才收了脚,把袖珍摄像头别在了胸衣里,理了理裙子。缓步走向了同样面无表情的史维特。

  走至史维特跟前的时候,花梓脸上淡漠的表情慢慢地化成了一丝甜蜜蜜的微笑,“糖糖,真是不乖~都说了你不该进来的。”花梓不紧不慢地抚上史维特略微僵硬的身子,趴下了他披在身上的一件西装外套,裹住了自己裸/露的身体,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鼓囊囊的钱包,塞到了史维特的手里,“罢了,你就当免费看了一场戏了,姐姐今天高兴就奉劝你一句,不想被牵连就离开这里。”语毕,花梓再无多言,脱掉了断了一只脚的高跟鞋,赤着脚,悠悠然走出了这个房间。

  史维特看着手上的钱包,又看了眼花梓施施然离开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屋里的场景,面上难得露出了嫌弃之色……看来,他得重新制定一个计划了。

  ……

  这是第一次有人出现打破了他一贯以来的步调,即使最终他依旧完美的完成了这个任务…又或者说不是那么的完美。他首次用系统查阅了一个与任务无多大关系的人物资料,系统却无法演算此后花梓的生命轨迹,然后他离开了,记住了一个曾经闯入他计划里的叫做花梓的二线演员,他们相遇的那天,花梓死了,坠楼身亡。

  接下来,那乾陵又走过了许多个世界,截取了不算少数的能量,他和英森特因着创世系列在星际有了不小的名声,不必再为资金的问题而束手束脚了。英森特是没怎么变化,只是更加疯狂了,甚至投资制作了一批创世简化版,给它们弄了个简洁明了的名字——炮灰逆袭系统,借着升级过后的创世主机,把它们投放到了各个小千世界。那乾陵知道,这是他抛下的诱饵,他需要更多的实验体,更多的劳工……可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呢,愿者上钩而已,他也不过是一条上了瘾的鱼。

  慢慢地,创世系列已经进化到了可以选择投放世界坐标的地步,就算是一样的地址ip,改变一点参数,便可重新进入相同的世界。这大大推翻了世界的一次性使用理论,每个世界都有无数条世界线,只要每次走不同的线,多次往返同一个世界也是可行的。

  此理论一经证实,那乾陵便想到了那个被他特定标记过的编号555的世界。在相同背景下的另外的世界线展开条件下,他已在那个世界走了不止一回了。或许是有留意的缘故,他每一次都与那个只有艺名的名叫花梓的女人有那么一点交集,而每一次,花梓都是混迹在在二线明星的行列里,直到坠楼死亡。

  又一次进入了编号555的世界,这次走的是青春校园逆袭风世界线,那乾陵进入了一个在女主恋爱史里面企图占去女主清白的小混混最后被炮灰掉的小弱鸡身体里,嗯,确实弱鸡,他难得在附身对象幼年时期住进世界里。他现在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瘦弱自闭少年,长得漂亮却唯唯诺诺而一直被孤儿院的小伙伴欺负,他能进来便是因这具身体长期被欧打加上近两天没有进食……很好,第一次成为一个差点被饿死的小可怜,也算是个新奇的体验。

  在接管这个身体之后的夜晚,依旧挨饿的他从食堂里偷了两个馒头,虽然冷了却没有硬成砖头,对于这具身体来说便是美食。他躲在礼堂拐弯处楼梯的角落,悄悄地啃着馒头,面前突然伸出一双白净的手,摊开着放着两颗巧克力,身体的本能迫使他一口咬了上去,嗷呜地把两颗小小的巧克力塞了满满一嘴。他反应过来后尴尬的抬头望去,看见了一个小女孩漂亮的小脸蛋上甜蜜的笑容,只有单边一个梨涡,他呆了呆,花梓幼年版……看来他真是走进了一个怪圈里面,如果这个是缘分,他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深究的冲动。这个少年老成的女孩声音和她的笑容一样,甜甜的,“弟弟,我观察你很久了。”她伸出手,抓了抓那乾陵瘦弱的小爪子,“你长得很合我胃口,我们结盟吧,嗯……我们都没有名字,不过我喜欢叫自己花子,花的孩子……你就叫糖糖吧,我最喜欢的甜甜的零食……”“。”虽然不喜欢这个奇怪的名字,结盟,还是同意了。

  反正这个身体的逆袭只要不牵扯进女主的感情线,活得比女主幸福便是成功,他不如称早培养一条“青梅竹马”的纯纯爱情线……改名为唐糖的十七岁少年不曾想到,会在改名为花子少女十八岁生日前夜,收到了来自系统的通告,触发支线任务——娱乐圈拯救:帮助此次世界线女主除掉恶毒女配花梓。

  那个夜晚,结束了人生第一场视镜的花子走在他的面前,笑盈盈的“糖糖,今天有经纪人看中我了,他给了我一个艺名——花梓,虽然和我名字读音起来一样,可我还是更喜欢叫花的孩子那个‘子’,人家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花生的孩子,所以人比花娇……喂,糖糖,你有听我说话嘛!花子噘着嘴,还有一丝的天真的模样,“总之,我以后一定会成为最顶尖的演员,然后赚好多好多的钱,我们就可以买一个大大的房子,不去理会那些欺负我们的人嫉妒的目光……”

  花梓面露陶醉之色的讲着她的梦想,那乾陵看着还在闪烁的系统面板,不动声色的点下了红色的拒绝按钮,他听见轻声说“我相信你。”声色是他从为有过的温柔。

  世界线的走向在这是彻底走向了青梅竹马的爱情故事,那乾陵却不能改变背负在自己身上的攻略大气运主角的任务,花梓只是一个注定炮灰的恶毒配角,即使他尽力挽回,最后花梓的结果还是和他走过的世界线一样走到了名誉败坏、跳楼自杀的地步。

  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那乾陵头一次忤逆了系统的规则,重新走了一遍这个已经被他攻略成功的世界线路,他努力改变所有的关键,可笑最终花梓都逃不掉那一个不断轮回的凄惨的结局。他是个聪明人,其实早就看透了,背负着夺走主角气运的任务,他是不可能和炮灰女配走出什么感情戏,他思考过了,在漫长的漂泊扮演生涯之中与花梓的遭遇算不算爱情,或许是,或许不是,可他总还是想孤注一掷试试。既然注定不能因为爱情走在一起,那么他来走亲情戏,定要护她一世安康。

  ……

  然后,他抛弃了自己‘那乾陵’这个名字,创建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唐允念”。我要允你一个幸福的念想,他在心里对花梓说。166阅读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