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重生76年软妹子宠夫

章节目录 1001.完结

重生76年软妹子宠夫 言之宴 21974 2022-03-17 01:15

  叶秋一时没反应过来,笑了笑,“小宝宝,我不是你妈。”说话的同时,叶秋还上前扶起小男孩,“再说,做错事了,跟你妈妈认错就好了。你妈妈会原谅你的。”

  “真的?你真的会原谅我?”

  小男孩满脸希冀地看着叶秋,那眼神却不像个四岁小孩子的目光,反而像是经历了无尽沧桑的岁月。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突然想起了上辈子的那个孩子——狼心狗肺的秦卫华。

  想起那些事,叶秋心情瞬间有些不好。深吸一口气,把那些不好的都抛开,尽量柔声地说,“我不是你妈妈,赶紧找你妈妈去吧!”能到这里的,估计是徐家的亲戚了。

  小男孩却忽然有些癫疯地抓着叶秋,叶秋还想劝慰他一番,却被小男孩口中的话震惊得目瞪口呆。

  “老太太,我是畜生,我是不孝子。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知道你竟然会自杀的。若是知道,那夜,我不会让人把你扔出去的。”

  “……”叶秋。

  “老太太,妈…我,我知道我该死,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可我不想再当孤魂野鬼,永世不得投胎!求求你了老太太,你说句话原谅我吧,原谅我了就解脱了。一句话的事情,老太太,老太太,妈,求求你?好歹你也生我一场,求求你原谅我,行不行?”

  “卫华,卫华……”忽然一阵焦急的女音传来,惊醒了叶秋。

  叶秋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笑脸上那双沧桑的眼,掩饰内心的震撼,忽地一笑,“小宝宝,你说的什么,阿姨怎么听不懂呢?”

  小男孩神情一滞,随即反应过来,“老太太,你难道不是重生的么?若不然,你应该还是我妈的。”

  “什么重生?小宝宝,你说什么?”叶秋眼神有些微冷,声音也本能地加大。

  小男孩闻言,眼神有些愤怒地看着叶秋。他每次出现都要经历一番经过对身体掌控能力的拼搏,也不知道这一次能待多久。

  “卫华,卫华……”

  声音越来越近了,叶秋片刻就看到秦璐出现在门口。

  当秦璐看到叶秋脚边的小男孩时,脸色有些铁青,“叶秋,你也是当妈的,我儿子摔了一跤,你怎么不扶一下。”说完上前就抱起小男孩,“卫华,你摔疼了么?”

  “滚开,我不是你儿子。”秦卫华愤怒地推了秦璐一把,目不转睛地盯着叶秋,语气忍不住加大,“你原不原谅我?”

  秦卫华如今还未满五岁,声音再大也是奶声奶气的。如今的模样,反而像不懂事的孩子撒娇的威胁。叶秋前世就敢扇他耳朵,这一世面对一个小奶娃,如今也不再害怕了。头一抬,直接看向被推倒的秦璐,“你儿子脑袋是不是有毛病,竟然认我当妈?”

  “你娃才毛病。”秦璐恨恨地道。可嘴上虽然硬气,但心里的着急却只有秦璐自己知道。

  自从上次儿子秦卫华被带到s城后回来,就时不时会犯病,老说不是她的孩子,还说她要寻找上一辈子的母亲赎罪。可这些话,秦璐是不会在叶秋面前说的,以免被人当笑料看。

  叶秋一直努力去忘记上一辈子的事情。如今也不想去回忆。于是,不再理会这一对母子,转身就离开。

  秦卫华在叶秋忽视自己时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弱势。可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叶秋,哪里那么容易让她走。无论什么办法都要试试的,见她要离开,立刻扑上去抱住叶秋的腿,“你不原谅我就不让你走。”

  叶秋心里一阵恶心,反身性地要一脚踢开。但对上那稚嫩的脸蛋时,叶秋顿住了。这身体是秦璐儿子的。

  再说,若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了这行为,估计别人看她也会觉得精神也有问题吧。

  只是被秦卫华抱着腿,叶秋忍不住想起上辈子那些绝望的一幕幕。而想起那些,心也硬了起来,一脚就准备踢开他。

  “叶秋,你敢?”秦璐一直注视着叶秋和自己的儿子,发现叶秋眼里闪过一丝狠辣后,连忙跑过去抱走孩子,同时对叶秋怒吼道。

  叶秋也因这一声惊叫恢复了清明。抬起的腿放了下来,双手厌恶地扒开秦卫华的手,转身就走。

  “老太太,妈,求你了,求你原谅我吧,求求你了?上辈子是我对不起你。可也怪我父亲秦国文的,若不是他悄悄让人抱走了我,我能跟你没有一点感情么?后来我也没想害你性命的,是你自己寻死,为什么把这一切算在了我头上?为什么,为什么?”

  秦卫华上辈子本来顺顺利利的,可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指着他竟然说自己是她儿子。证据就是自己手臂和脖子处的胎记。当时秦卫华就嗤笑的老太太是做白日梦。就连他身边的下属也是大笑不止。

  可不到一个月竟然收到了法院传票。父亲悄悄去看了一眼后说,那就是你生母。

  秦卫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一个老太太是他生母,内心深处是强烈鄙视她,看不起她的。所以才会那么无所谓地派出两个人去拦老太太。

  只是,当那个瘸腿男人死后,她竟然疯狂起来,报社杂志媒体记者,到处爆料。

  还好秦家实力强,及时压制了一切。否则流言就满天飞了,到那时,即使控制了舆论,秦氏也会受到很大冲击的。

  可世上真的有因果报应的。从老太太自杀后,他运气似乎到了尽头。做什么什么都亏。后来与双胞胎斗智斗勇中竟然阴沟里翻了船。被那俩小畜生给谋害死了。死后连骨头的人都没有人愿意捡。就连自己一直关心的儿子竟然也不是自己的。他的一辈子简直是个笑话。

  而他也因此做起了孤魂野鬼。

  可那日子太难熬了,各种欺压,规则等级比人世间还多。

  后来,辗转才听到一句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己种的因,必须自己来偿还这果。他先头不顾生母生命,到头来,儿子也不顾自己的。

  于是,他想一切办法回来想要赎罪。

  而某一天他睁眼突然发现自己能见阳光了。然后就发现自己附身在了一个小孩子身上。只是小孩子意识很强,他有时压制不过就会失去意识。

  后面,他见到年轻父亲秦国文后,他求生更强了,醒来的次数多。

  可是,前来他的生母却不是她了,然后他被带离了s城。

  还好老天爷没耍他,今日竟然遇上了老太太。

  此时,秦卫华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她一句原谅的话。只要能原谅他,他做什么都行的。但他没想到,她却是不认他。可秦卫华经商多年,一眼就看出她是伪装的。

  她一定认识自己的,只是不愿认自己,于是又喊,“老太太……”察觉到自己叫得生疏了,连忙改口,“妈,原谅我吧!”

  秦璐气炸了,自己的儿子喊人家妈,谁的心里都不好过的。

  何况,秦国文对叶秋还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看着叶秋离去的背影,一把抱过秦卫华,“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他屁股上,“你这小畜生,叫谁妈啊,叫谁妈啊?”

  “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妈!”秦卫华不断反抗。

  秦璐越打越气愤。

  而后来,孩子没有声音了,秦璐依旧打着。直到秦璐母亲徐文娟和父亲秦光元过来阻拦。秦璐才放开了手。只是此时,秦卫华的屁股上已经红了一大片。

  “你这个死丫头,发疯了吧,有这么这么打孩子的么?”徐文娟怒气冲冲。

  秦光元也很不赞同地等着秦璐。

  秦璐摸了一把眼泪,恨恨地道,“你们以为我想打他吗?他追着叶秋叫人家妈,还说我不是他妈,你们说他是不是该打。”

  徐文娟看了眼怀里紧闭双目的孩子,焉焉的,来不及训斥秦璐,连忙把手指放在小孩鼻子下。片刻后才松了一口气。但却还是担心,连忙道,“老秦,赶紧的,咱们送娃去医院。”

  话落后瞪着秦璐,“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就抱着秦卫华离开。

  秦璐这才看到自己的儿子像被狂风暴雨打过的植物般,毫无精神,心里一阵慌乱,连忙追了上去。

  ……

  幺妹的婚礼除了叶秋遇到了点意外以及徐前继姑姑一家因外孙生病提前去医院离开,非常顺利和圆满。

  只是徐老太太有点偏袒徐家姑母了。

  但从人情上来说也能理解。毕竟老太太的儿子丈夫媳妇都没了。从她肚子出来的只有徐文娟一人了。

  唐家人想着偏袒点也没什么,只要不苛刻幺妹就好。

  而徐前进的爱人,幺妹的嫂子。

  众人都见过了,是个爽朗,开明的人。

  “若不是个开明的,估计也不会同意俩兄弟在提前在路上过着年来接亲了。”唐传河满意地笑着。

  “听说,老太太那里还是她帮忙劝说的。”三嫂夏梅花也道,可随即画风一转。“别是个口蜜腹剑的就好,否则幺妹要吃苦了。”

  唐伟田不赞同,“不要把人想得那么坏。”

  “大嫂,二姐,五弟妹,你们觉得呢?”夏梅花见状,于是找起了同盟。

  姚小兰说,“看面相是个和乐的。”

  叶秋点点头,笑,“这日的待人接物上看,也感觉是个不错的。”

  唐桂芳说,“应该比我家小姑子弟妹好相处的。”

  李卫国脸上有些尴尬。

  夏梅花却不赞同,“现在看着不错,可人心难测的。住在一起难免有磕磕碰碰的。无论怎么样,我觉得妹夫成家了,应该搬出来的。那里毕竟是他大哥的住处。你们看到那屋子了么?妹夫大哥家的两个孩子都挤在一起了。我听说过年后一个九岁,一个十一了。”

  “老三家的这话实在。”唐传河很是赞同地说,“等明儿个幺妹回来就说说,这成亲了就不应该跟哥哥嫂子住一起了。”

  众人说话间,唐伟山开着车子回了家。

  休息一番后,大家也就等着幺妹带着徐前继回门。

  唐桂芝脸色有些不愉快,进屋后还一把排掉准备拉她手的徐前继。

  而在唐家男人们看过去后,幺妹唐桂芝立刻把所有情绪掩藏了起来。然后笑着跟大伙打招呼问好,给唐家小辈分发礼物。

  周菊带着姚小兰和叶秋,唐桂芳在厨房忙活着。

  夏梅花因给儿子喂了奶,所以留在了客厅。只是喂好奶后,夏梅花把他放在唐伟田怀里说,“我去厨房看看。”

  进了厨房就闻到各种食物的香味,“好香啊,娘今日又大显身手了。”

  “你出去这趟显得文绉绉的了。”姚小兰说。

  “大嫂,你跟五弟妹这么厉害,我也要努力学习了。”

  “好好,咱们妯娌俩也学学,向五弟妹学习。”

  “我学了也当没上,你们没看如今我没干本行么?”叶秋汗颜!

  “五弟妹,你可别说轻自己、伟田对你画的房屋效果图可是很赞赏的。还说让你给当什么问呢。”一回时想不起那个词,“大嫂,你知道当什么问?就是人家不懂的就来问问。”

  姚小兰想了想说,“顾问。”

  “额,对,顾问,伟田说以后你就画画房子的图纸,漂亮点画就不愁卖不出房子了。”

  叶秋没想到唐伟田无意间看到了自己画的立体效果图后,竟然想了这么多。连后世用效果图来卖房子都考虑到了,这思维果然想得远。

  “对啊,五弟妹,我们茶山竹罐包装,桑皮纸包装上的画都是你做的。怎么能小看自己呢!还有幺妹说你还画了很多服装图的。若你没去这个画画的大学上学,能做了这么多事。你看,叫我和三弟妹都做不来的。”

  叶秋被两嫂子说得一愣一愣的。不过细细一想,叶秋发现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多事。回想一番,若真的不会画画,她还真是不能做这些事儿的。

  “你们都厉害啊。如今附近的村子遇见我都知道了。我还沾光呢。”唐桂芳笑道。

  “二姐,你家卤肉铺子也不错的啊。不是准备把县里的门面买下来么?成了么?”夏梅花道。

  “成了。”唐桂芳心里很高兴。

  大家针对卤肉铺子,又聊了一会。

  媳妇闺女和乐,周菊也很高兴的,“好了,大家都努力吧!”顿了下对夏梅花说,“幺妹和姑爷都回来了吧!”

  “回来了。”夏梅花点点头,“不过,……。

  周菊对着三儿媳妇,说,“有什么话就直说,吞吞吐吐的干嘛?”

  “娘,幺妹回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进屋还有些生气呢,后来爸,伟田,大哥,五弟看过去后,幺妹才有个笑脸。”

  周菊闻言皱起了眉头,这新婚第一天就闹矛盾了?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叶秋却想起昨日遇到的事情。眉梢微微动了动,难道秦璐闹到幺妹面前了?

  叶秋的直觉很准,午饭后,唐桂芝就主动过来找叶秋。

  “幺妹,怎么了这么不高兴?”

  唐桂芝有些难以启齿,踌躇良久后只叫了一声,“五嫂……”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叶秋说,可唐桂芝依旧像做错事的孩子般站着,叶秋忍不住又道,“是不是秦璐在你家老太太面前说了什么?”

  唐桂芝惊讶地看着叶秋,“……”

  “我昨日碰到秦璐母子了。”

  “五嫂,是不是她找你茬了?”唐桂芝闻言不悦起来,而话题也一下子被打开。

  唐桂芝因生气,一口气把事情说了出来,“五嫂,你说她儿子得病了,为什么要找你!真是无理得很,还出国留过学呢,竟然真的相信什么前世今生的。可我家老太太说小孩子眼睛干净,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让我一定要来请你过去。这么荒谬的事情我当然是直接给推了。可徐前继竟然说我应该回来问问你。你说他一个大学生竟然迷信这个!真是不可理喻。”

  唐桂芝正说得起劲,却看到叶秋发呆,“五嫂,你难道也相信么?”

  “前世今生?”叶秋痴笑,“如今谁还相信这个?”

  “就是嘛!那个小屁孩就是事多!说你竟然经历过一世了,上辈子是跟他爸秦国文在一起生了他的。他还说不是故意害死你跟五哥的,一切都是意外。这什么跟什么啊,简直是胡说八道。竟然诅咒你和五哥。”唐桂芝很不高兴。可她却忽视了叶秋随着她的话越来越苍白的脸色。

  同时,门口传来一阵异动。唐桂芝回头看了眼没关的房门,说,“谁?”

  门口没有回应,唐桂芝走过去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外面只有唐国月和六六在一起玩耍。

  于是唐桂芝退回了屋子。

  叶秋也乘机收拾好了情绪,只是门口处那身影却无比熟悉。

  唐桂芝坐回位置时,脸上恢复了笑容,“五嫂,外面就六六和国月在玩耍。”

  叶秋也不提及自己遇见的事,说,“幺妹,既然不信就别不高兴了。结婚第一日就跟妹夫生气可不好的。”

  “谁让他惹我。我不来跟你说,他偏偏要叫你知道。这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嘛!”

  叶秋却知道徐前继的好心,无论怎么样,她被一个从未见面的小孩子说自己是重活一世的人,终归有些诡异的。可要去见那个人跟他说声原谅他,叶秋如今又做不到。

  上辈子对秦国文是有恨的,可随着跟唐伟山在一起,那些恨意淡了。反而是对儿子的牵挂与日俱增,毕竟是身上掉下的肉,怎么会不想念呢?

  可人心难测,血缘抵不过利欲熏心和对权势金钱的渴望。

  她认出儿子是那样的一个人后,叶秋没有想过再认他的。只是却想为自己几十年讨个公道,这源头就是秦国文。若不是他偷走了孩子,孩子怎么会被养成那般模样。

  唐伟山的死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于是,她开始疯狂报复。

  有几个不畏强权的记者想为她出头,不断地在各大平台报道秦家丑闻。

  可在那个资本掌握舆论的时代里,那点消息第二日就泯灭于众多花边消息里。

  叶秋一个什么也没有的老太太能把s首付秦家如何呢?就像一只蚂蚁想要撼动大象,何其艰难。于是,叶秋又想出到秦家那一片小区当除草的婆子。

  就这份工作还是她给劳保服务处分派活计的领导塞了红包才分派过去的。上工的时候,每日都会悄悄带点油放在隐秘的地方。

  只是还没想出怎么对付秦家时,就被秦卫华认出来,让门卫扔出了小区。并让小区物业给她公司电话,开除了她!

  那时,叶秋真是恨不得生下来他时就掐死了。而在那恨意之下,叶秋乘着当晚门卫换班时,自己的卡还未失效进入了小区。

  然后把藏起的一桶油倒在了秦家门上,准备同归于尽时,秦家人屋子出现了亮灯。

  叶秋连忙隐身在了满是荆棘的树丛里趴着。

  首先是她生的不孝子出来。然后是秦国文拥着她穿着保暖睡衣的妻子探出了头。

  接着,大家就发现了汽油的味道。秦卫华立刻叫来保安,排查可疑人员。

  却发现那一段的摄像机线头都被切断了。找不出人,只好加强防范,于是保安人员就彻夜巡查。而在如今的情况下,叶秋知道,自己与秦家无异于以卵击石。而叶秋后面的这些日子也是靠着唐伟山的死对秦家产生的恨活着。

  但在力量悬殊的强烈对比下,叶秋失去了活的勇气。

  于是,才在黎明时,叶秋出了栅栏到秦家别墅前自杀。

  那时的想法是自己反正也不想活了,那就用死来恶心一把秦家。

  可叶秋不知道的是,她的死因也很快被平息,因为秦家开始了家族内部的斗争。只是最后秦卫华以失败告终而已。

  “五嫂,五嫂,你怎么哭?”唐桂芝突然叫了起来。

  叶秋从回忆里清醒过来,摸了摸脸,却发现自己竟然泪流满面了。

  “五嫂,你怎么了?”

  “听你道秦璐儿子说,上辈子不是故意害死他母亲的,感觉有些伤感。”

  “哎,五嫂你就是多愁善感。”唐桂芝说,“无论是意外还是什么,既然母亲自杀死了,做儿子的难道没责任么?就我说,这样的儿子就该永世不能原谅。”

  叶秋笑了笑,没再说话。那些记忆深处的事情,这一辈子重生后就尽量避免去想,如今一时全部想起,好像再次经历过一般。上辈子最后那种绝望的无尽感依旧留在了叶秋内心深处。所以情绪还难以控制,她怕出声被幺妹看出了意外。

  唐桂芝说了这么一通后,发发牢骚后也就离开了。

  而外面的唐家众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大家兴致匆匆地聊起来了逛b城的想法。毕竟难得来一次,全家还这么齐,得照点相片回去吧。至于照相和闲逛的地方,大家竟然一直同意,首先得去皇宫看看,然后在皇宫前的广场照一张全家福。

  小孩子们也是兴奋地同意了。

  既然众人一票同意,于是就找来幺妹和徐前继。

  徐前继找朋友借了三辆车把唐家众人载着逛起了b城。

  只是叶秋准备在空间放东西时,却发现再也发不进去了。叶秋还记得上一次移栽灵芝人参的时候,空间里的空气就感觉太纯了,纯得整个人都受不了。于是才匆匆进了空间。

  而这一次,东西竟然放不进去了。

  叶秋想着身子进去,只是进去后叶秋很难呼吸,似乎鼻子嘴巴被人堵住般。叶秋连忙把箱子拿着,里面简直没法呼吸了,然后立刻出了空间。

  而同时,叶秋发现手镯上流淌着血迹。连忙用布擦干后,手镯依旧光滑如新,似乎从来没改变过。

  叶秋却感觉到自己再也进不了空间。

  失去空间,叶秋并不担心的,如今的社会越变越好,自己以后不会挨冻受饿就好了。叶秋也猜测,那血迹估计就是之前被手镯吸收的血。吐出了学,叶秋想,它这是收回自己进出空间的权利了。

  因游玩,叶秋把这一切都抛在了脑后,特意买了胶卷和相机。

  第一天。他们逛了皇城,同时照了相。第二日就去了长城。唐传河周菊竟然爬走得比叶秋还快,让叶秋汗颜不已。

  回家歇息一晚后,众人又打算继续游玩。

  只是叶秋在跟着全家玩乐的同时,心里总是悬着一个石头。

  幺妹说的那事,她觉得没完。

  果不其然,在叶秋一行人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时,秦璐和秦国文竟然一起过来求叶秋去看她儿子,因为她儿子醒来后以绝食来抵抗。

  起初秦璐和父母是无视的,可孩子却饿得昏迷进了医院。

  在医院醒来后的三天倒是很正常乖巧的。第四天就又开始犯病了,一直绝食。如此三番两次后,全家人都被弄得筋疲力尽的。

  后来秦国文来b城公干,顺路到下看儿子秦卫华。

  那种情况下,秦璐对秦国文恨意更深了。若不是被他妈给弄到s城,自己儿子又怎么会常常犯病?

  秦璐气得破口大骂,同时也把事情说了出来。

  秦国文竟然说让叶秋去看看,说不定就好了。可叶秋是秦璐心中的一根刺,怎么可能低头?后来还是秦璐母亲徐文娟一起劝说,再加上孩子也饿得第三次进医院,这才同意一起前来请叶秋。

  只是,这一次闹得唐家所有人都知晓了。

  叶秋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不过唐家人的反应让叶秋心里一松。

  众人对着来的两人怒目相对。

  唐伟山则站在叶秋身边,有力的大掌紧紧地握住叶秋有些发抖的手。

  唐伟田性子有些急,一上来就道,“若是在前几年,你俩就该被游行了。竟然连一个小男孩的话都相信。那我说你上辈子是我……”因估计幺妹嫁入了徐家,唐伟田的话一顿,“咱们都是新国家了,那些迷信的东西不要相信。”

  夏梅花和姚小兰破口大骂起来。

  唐传河跟周菊脸色也不好看,但顾忌着秦璐毕竟是小女婿表妹的身份,于是没有开口。但明显摆着一张冷脸,这足以说明二老的态。

  秦璐看着众人的目光,双目也猩红起来,瞪着叶秋,声音却平淡地说,“叶秋,我儿子三天两天犯病,说不定那个绝食的真不是我儿子,而是你上辈子儿子的冤魂。我不求你了,我回去找个高僧弄走他,让他找你女儿去。”说完转身就离开。

  秦国文两边看了看,对着众人说,“孩子在人民医院,看在认识的份上,叶秋你抽空去看看吧。”话落后,追着秦璐而去。

  众人的视线一直盯着秦国文,直到六六忽然叫了声,“妈妈,你抓疼我了。”

  大家这才回过了神来。

  叶秋也是一惊,她忘记今日捉着六六的手腕。连忙松了手,蹲下身子,惊慌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六六,妈妈不是故意,对不起……。”

  大家这才回过了神来。

  叶秋也是一惊,她忘记今日捉着六六的手腕。连忙松了手,蹲下身子,惊慌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六六,妈妈不是故意,对不起……。”

  “叶秋,不要害怕。”唐伟山拦住叶秋的身子,声音沉稳而坚定,“六六没事的。”说完看向眼泪汪汪的六六。

  六六在唐伟山的注视下,眼泪没有留下来,反而安慰叶秋,“妈妈,我没事,真的。你看,都没有印记。”可伸出的手上却是红红的。

  叶秋连连道,“对不起,六六。对不起,六六……”

  唐家众人纷纷安慰起叶秋,“五弟妹,别怕,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傻子才会相信的。至于她们最后的威胁,那也是无稽之谈。放心,六六会没事的,没事的。”

  只是,叶秋神情有些恹恹。

  最后唐伟山扶着她回了屋子。

  躺在床边,叶秋一直呆呆的。

  唐伟山也没打扰,给她盖了被子后,转身出了屋子。

  一直到天黑,唐伟山都没来打扰。只是在,六六睡着后,把她放在了床上。

  叶秋这才回过神来。

  “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弄?”

  “我想吃粥。”

  “等着。”

  ……

  叶秋吃完唐伟山熬的瘦肉粥后,看着一旁身子挺拔,伟岸的唐伟山,心中一片安宁。

  “我去把碗洗了,你上床睡觉吧。”

  叶秋拉着唐伟山的手,“你不问我什么吗?”

  唐伟山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叶秋,双手搭在叶秋肩膀上,语气毫不在意般地说,“从战场上回来的人只求当下!而如今我也只要今生。”顿了顿,语气加重,“无论如何,你现在是我妻子,那这一辈子都是我妻子,除非我死。”

  叶秋被这平淡却包含深意的话语弄得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唐伟山为叶秋擦轻轻擦了眼泪,声音缓缓地道,“至于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叶秋紧紧抱着唐伟山的腰不撒手。

  唐伟山无奈之下只好熄了灯,抱着叶秋上了床,二人相拥着入睡。

  第二日,叶秋一人先去了徐家,把幺妹约出来聊了一些秦璐儿子的事情后才去了医院。

  秦璐的威胁,叶秋还是有些忌惮的。毕竟,这个世上,自己能重生,肯定还有其他的能人异士。

  万一,秦璐找到高人让秦卫华附上六六的身子,那自己就真的追悔莫及了。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解决掉的。

  至于方法,叶秋暂时还没想到。

  不过,到医院的路上,叶秋不断地回想幺妹的话。

  根据幺妹的说词,秦璐的儿子时好时坏。这也许意味着,秦璐的话是对的。她的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只是有时被上辈子的秦卫华占据了身体。

  但身体虚弱后,他就不能俯身。等到身子强健的时候,秦卫华也恢复了精神,然后就又来。

  而自从幺妹婚礼后,反常的情况加剧了,以前十天半个月才会复发一次,最近都是一两天。

  叶秋想着里面的关键,猜测着是不是自己的出现,让秦卫华情绪波动,执念加深了,求生旺盛了?

  若自己消除了他的执念,他是不是消失?

  秦璐看到叶秋,嘴一张就想讽刺时,被秦国文止住了,“你来了?”

  叶秋没有说话,点点头。

  “就在里面。”秦国文连忙开了门。

  叶秋进入后,二人准备跟着进来。叶秋却转身挡住了门口,“我想单独见见他。”

  “叶秋……。”

  秦璐手被秦国文一拉,秦国文应声,“好。”

  叶秋不管秦璐的意见,砰地关了门,同时上了锁。

  门外的秦璐对秦国文一阵拳打脚踢,良久才放开转身离开。

  而叶秋回身时发现,这是一间带着休息室的独立病房,于是从连接的门进入了内间。

  床上的小男孩脸色苍白,全身被绷带绑在了床上,一手还输着液。

  原本死水般毫无波澜的眼神看到叶秋后一亮,立刻就准备坐起来却被绷带缠着,丝毫不能动弹,于是只能躺在了床上。

  而小男孩因这一动弹,脸色红润了点,看着叶秋,“你还是来了?”

  “你想怎么样?”叶秋开门见山地道。

  “我要你原谅我。”

  “要我原谅你可以,只要你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只要你原谅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的。”

  “从这小男孩身上消失吧。你消失的那一刻,我就原谅你。”

  秦卫华的眼孔缩了缩,“你还是恨我?”

  叶秋想起昨晚唐伟山话,心里一暖,摇了摇头,“不恨了。”

  秦卫华有些怀疑。

  叶秋笑得云淡风轻,“咱们都是陌生人了,你说我还恨你什么?”

  一句话说得秦卫华顿时泄了气。

  “若不是我丈夫小妹嫁给了徐前继,我是不会走这一趟的。不过竟然来了,我也把话说清楚。”叶秋停顿了下,语气加重,“我原谅你,但前提条件是你永远不要出来,那我就原谅你。”

  “永远不要出来?”

  叶秋没有应答,转身就离开。

  而床上的人看着看着叶秋离开的背影发着呆。

  打开房门后,秦璐一脸紧张,“叶秋,你做了什么?”却不待叶秋回复就冲进了屋子。

  叶秋准备离开时,秦国文却伸出手拦了下。叶秋忍不住后退一步,目光淡淡地看着秦国文。

  那如看陌生人的眼光让秦国文心一紧,但还是问道,“你相信前世今生么?”

  叶秋忍不住嗤笑,“你真把你儿子的话当真了?”

  “可我总觉得你第一面见到我就带着浓浓的恨意。我也时常觉得有些场景很熟悉,感觉经历过,你……”

  话还未说完,一声冷冷哼声突然从秦国文身后传来,“你被害妄想症了。”。

  秦国文自然地后退一步看向身后,却见唐伟山静静地站在一边。

  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明亮地盯着他,似乎要看穿他内心深处的秘密一般。而全身散发的冷气却让人难以忽视。

  秦国文心中有些虚,毕竟他拦住叶秋的去路。而这一幕,他不知道唐伟山有没有看到,所以忍下了唐伟山的话。

  “老唐。”叶秋满脸微笑地走了出来。心里有些惊喜但却又觉得在意料之中。小跑上前拦住唐伟山的手臂,笑,“咱们回吧。”

  唐伟山脚步刚动,突然转身又说,“那症状是病,得治,好好找个大夫。”

  秦国文也是有血性的,握起拳头准备打过去,屋里却传来秦璐的尖叫,“啊,儿子,儿子,卫华,卫华,你怎么了,卫华你不要离开妈妈?”

  秦国文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准备跑进病房,却又突然转身跑向医生办公室。

  叶秋的脚步也停顿了下来,站在了门口。

  而当医生慌张拿着电压器过来时,进屋一看,满脸不悦,“只是睡过去而已,你们大惊小怪什么?”

  医生因不满,声音大得门卫都听到了。

  然后就传来秦璐反驳的声音,“可,可刚才我儿子心跳真的停止了。”

  至于最后医生的回复,叶秋没有再听了。她和唐伟山在确定孩子没事后就已经离开了病房。

  出了医院大门时,唐伟山见人来人往,有些不自在准备放开叶秋的手。

  叶秋却牢牢抓住,仰头道,“老唐,咱们回建设村吧!”

  唐伟山见叶秋的架势,没有再挣扎,接受众人目光的同时说,“好。”

  走了几步,叶秋又问,“老唐,你有梦醒么?”

  “有。”

  “什么呢?”

  唐伟山悠悠地说了起来,“以前的梦想是能够吃饱饭,后来当兵后是想留在部队。跟你成亲了是想升职,让你能早日随军。”

  后面叶秋最想听的话,唐伟山却故意停顿不再说了。叶秋掐了唐伟山腰部一把,“那如今呢,不再当兵后梦想是什么?”

  “当然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唐伟山说得一本正经。

  叶秋嘴角弯弯,眉眼成了月牙。而唐伟山微垂视线看着叶秋的面容,嘴角也忍不住勾了勾。

  “我也有梦想的。”良久后叶秋说,“我想扎根建设建设村。”

  “扎根建设建设村?”唐伟山重复一遍,说完了自己却笑了,“好,我陪你扎根建设建设村。”

  “好,老唐,咱们一起吧。把建设村建设村所有人都羡慕的避暑村落。我有个计划,你给的人参灵芝我已经移栽到了观音山了。那片山以后就是我的大本营,我要通过它来发展绿化产业以及其他衍生的事业。我跟你说,山里的红杉树以后可值钱了,它可以提炼一种很有效的抗癌药物,所以很值钱的。而等我有钱了,我就给村里镇里县里修路。等到过江县和c的过江大桥建设好了,咱们发展更加有力了,事业一定更进一步。我跟你说,这一切只要上了轨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都支持你!就是你辞职我也支持……”

  叶秋絮絮叨叨,唐伟山只是静静地听着,到了最后只说了句,“好,以后就媳妇养我!”顿了顿,语气一变,有些苦恼,“不过,媳妇你不仅要负责貌美如花,还得赚钱养家,会不会很累?”

  唐伟山问得一本正经,却又满是苦恼。

  叶秋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冷笑话,哈哈地笑了出来。

  可唐伟山不知道,他那句话完全印证了后面的日子。

  因为他给刘建华的提议把自己坑了进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成立的公司一直亏钱,甚至差点拖垮了叶秋的公司。但二人携手一起坚持了下来。而最后的盈利却是不可估计的。

  叶秋笑了笑,“好,一定。”

  二人回家后,大伙儿东西也收拾好了,第二日一早就离开了b城。

  上了火车,看着远去的b城,叶秋突然觉得身心轻松起来,似乎剥离了一层厚重的包袱。叶秋知道,其实就是上辈子的那些事情,像一个脓包被挤掉后,重生了。而上辈子的一切像一场黄粱梦,梦醒了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今的她也该学学老唐,努力认真地过好这辈子就好了。

  看着身边抱着六六的唐伟山,身姿挺拔伟岸,国字脸上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此时柔情地看着六六。叶秋头情不自禁地靠了过去。

  这是她这辈子梦想和归属的人,而她们这辈子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随着列车哐当哐当起步声,唐伟山的头也靠了过来,一家三口依偎在了一起坐在床边,对床的人轻轻地按下了快门,把一家三口装进了一个相框里。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